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86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16

第86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16

一下從浴室裏出來,省得要一直站在裏麵。江瑾川用手撥開一件又一件的襯衫,找出一件下擺比較長的,然後又從抽屜裏找出一件全新的四角短褲,帶去浴室給沈瑤。“叩叩叩。”他拿著東西敲了敲浴室的門。沈瑤反應得很快,輕輕地開啟門,然後隻露出極小的空間,將自己的手伸了出去,接過江瑾川遞過來的東西。等東西穩穩地抓在手上後,沈瑤才把它們都拿了進來。“江總,謝謝您。”沈瑤關上門後不忘道謝。“不用客氣,等你換好衣服後出來,...“你要出府,是有什麽事嗎?”

問完後,蕭衍就後悔了。

他這樣突然一問,沈瑤會不會覺得很奇怪?但是問都已經問出口了……

沈瑤聽到蕭衍問她出府的事,突然眼眸一閃,腦海裏產生了一個試探的想法。

於是,她笑著和蕭衍說:“將軍,我出府是要見一見宋嬤嬤的侄子,有件事情想請他幫忙。”

宋嬤嬤的侄子?

蕭衍是有印象的,他曾經見過他來府裏找宋嬤嬤。

隻是……

他怎麽記得,宋嬤嬤好像曾經無意中提到過,她的侄子及冠後七八年都未娶親,家裏為此頗感到頭疼。

所以……

宋嬤嬤讓沈瑤去見她侄子,有沒有可能……是存了什麽不一樣的心思呢?

想到這,蕭衍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他想也不想地脫口而出:“沈奶孃,你是打算一個人去見外男嗎?”

沈瑤驚訝,蕭衍這是……?

“將軍,我不是一個人去的,我會和宋嬤嬤一起。”她認真說道。

然而,在聽到這樣的回答後,蕭衍緊皺的眉頭依舊沒有舒展開。

緊接著,他的語氣又變了幾分:“沈奶孃,我對宋嬤嬤的侄子倒是有幾分印象。

他這個人,模樣看上去挺周正的,但是,嘴皮子功夫可不淺。

聽他說話,需要仔細辨別其中的真真假假。”

沈瑤:???

蕭衍又繼續說道:“我看要不然,你和宋嬤嬤也別出府了,直接把他給請到府裏,就在府裏說說話,喝喝茶吧?如何?”

沈瑤:!!!

她的嘴角抽了抽,幹笑道:“將軍,不用那麽麻煩,我們就在外麵的茶館見一麵,談完事之後就結束了。”

蕭衍沉默,目光投向了別處,手指一下又一下地輕敲著桌麵,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沈瑤再次把收拾好的餐具端起來,正要離開的時候——

蕭衍像是做出了什麽決定似的又開口了:“沈奶孃,如果……我是說如果,那個男人對你有什麽別的想法的話,你別答應他好嗎?”

沈瑤很驚訝,一臉震驚地看向蕭衍,他是已經知道什麽了嗎?

“將軍……您怎麽會突然這樣說?”她試探性地問道。

蕭衍抬眸看向她,眼眸裏的神色不明,“沈奶孃,他不適合你。”

沈瑤一頓,低垂下眼簾,沒說話。

蕭衍無比認真地開口:“如果,你想嫁人的話,我會幫你找到一個比他更適合你的人,你相信嗎?”

沈瑤手指微攥著,目光緊緊地鎖定蕭衍,語氣輕淡:“將軍,那您覺得,什麽樣的人,更適合我呢?”

蕭衍沉默,像是被沈瑤給問住了一樣,抿了抿唇沒吱聲。

沈瑤笑了笑,隻是那笑不達眼底,說:“多謝將軍的關心,您的這份心意,我心領了。”

然後她默默拿起所有東西,和蕭衍點頭示意後,走出了房間。

在她走後——

蕭衍才終於鬆開一直緊緊攥在一起的手,重重地撥出一口氣。

他剛才,莫不是瘋了?

差點兒……

差點兒就……和沈瑤說……他更適合……

蕭衍無奈地揉了揉眉心,想不明白剛才心裏一直洶湧地叫囂著的衝動的源頭在哪?

還有,他為什麽會那麽在乎沈瑤和別的男人見麵?

甚至……

甚至恨不得她不要去……

蕭衍想不明白,自己對沈瑤為什麽會有那麽多種複雜的情緒。

這一刻,他思緒萬千,內心深處也不再平靜。

*

沈瑤簡單吃過午飯後,就和宋嬤嬤一起出府了。

因為宋嬤嬤已經提前和她侄子打過招呼,所以她們隻要去到約定見麵的地方就好。

和他約定見麵的地方,是個提供包間的茶館,離將軍府並不遠,走十幾分鍾的路就能到。

宋嬤嬤帶著沈瑤走進去的時候,她的侄子已經在包間裏等著她們,看樣子,等了有好一會兒了。

一看到她們進來,他就立馬站了起來,笑眯眯地打了招呼,說:“姑姑,沈姑娘,你們來了,快請坐。”

宋嬤嬤笑了笑,拉著沈瑤坐下了。

宋嬤嬤的侄子先是給她們都倒了茶水,然後才開口自我介紹道:“沈姑娘,我叫宋兆雲,很高興認識你。”

沈瑤禮貌回應:“宋大哥好,我叫沈瑤。”

接下來,他們很快就進入了正題。

沈瑤和他說自己想要的小宅子的地段、大小、戶型和朝向等,問他大概對應的價格如何。

她還順便問了一下現在商鋪的租賃行情如何。

而宋兆雲對於她問出的每一個問題,也都能回答得很專業,幾番談話下來,就能知道是個靠譜的牙人。

因此他們這邊,頗有些相談甚歡的氣氛。

但是將軍府裏的蕭衍那邊就不一樣了。

同一時刻,蕭衍倚靠在床上,看向辦事歸來剛能喘口氣歇息的陳安,淡淡道:“過來扶我下床,我看看我現在用柺杖走路能不能利索點。”

陳安:!!!

真是造孽啊!

就不能讓他歇會兒嗎?

他提醒道:“爺,大夫說過,您除了出恭之類的必要活動以外,都盡量不要下床走動,這樣才能好得更快。”

蕭衍挑了挑眉,說:“你不懂,我現在必須下床,用柺杖練習走路。”

陳安不放心:“可是大夫說過了,您是一定得先好好休養一段時間的。”

蕭衍正要說話,緊接著就聽到了陳安幽幽的語氣:“爺,如果不好好休養的話,落下什麽病根就不好了,您忘了之前咱們那個街坊趙伯嗎?”

趙伯?

蕭衍大概記得是以前的一個街坊鄰居,好像時不時就會被他夫人趙大娘生氣地唸叨著:類似於“年輕時不好好養身體,看看你現在”之類的話……

原來,身體不好好養著,老了是會被媳婦生氣唸叨的嗎?

想到這,蕭衍莫名覺得心頭一緊,想要下床的動作都停住了。

陳安在一旁看到後默默鬆了口氣,他家爺,有時候真的像個孩子似的。

蕭衍重新調整了一下姿勢,然後和陳安說:“這段時間,你幫我盯著點,看看我有哪裏休養得不好的,記得隨時提醒我。”

陳安一愣,應了聲好。身都僵硬了幾分,這要突然在沈瑤的注視下脫褲子,總讓他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羞恥感,和那種時候還不太一樣。不過,在沈瑤探究的眼神下,他還是默默解開了皮帶……然後慢慢脫下褲子……沈瑤看向他小腿上纏得厚重的繃帶,挑了挑眉,說:“還真別說,這看上去的確像是傷得挺嚴重的樣子。”聞錚低著頭揭開小腿上一圈又一圈的繃帶,等所有繃帶都全部揭開後,還有一層防水的處理。等聞錚撕掉所有覆蓋的東西後,終於露出了半個手掌大小的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