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79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09

第79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09

種忍不住想要依賴的感覺。沈瑤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思緒發散,以後,他們還有三個寶寶,而他,是孩子的爸爸……江瑾川察覺到她的動作,便停下了筷子,看向正綻開一臉溫柔笑意的她,唇角也跟著勾起。沈瑤正好抬眸,和江瑾川的視線碰撞到了一起,她在他的眼神裏,看到了絲絲纏繞的柔情蜜意。*兩天後,沈瑤和江瑾川提前結束行程,飛回華國。一下飛機,江瑾川就火急火燎地拉著沈瑤回去拿戶口本,然後去民政局領證。沈瑤之前正好...沈瑤讓係統及時把【迴圈符】給撤了回來。

緊接著,隻見那幾個男人像是突然恍惚了一陣,然後恢複清明似的,又像之前那樣一臉淫邪地朝餛飩攤位這邊走了過來。

沈瑤站起身來,提著籃子離開了攤位。

腦海裏,是係統的提示聲:“宿主大大,蕭衍大概還有三到五分鍾能到這裏,他目前還在附近搜尋你的身影。”

沈瑤嗯了一聲,開始專注腳下的路。

一分鍾後……

那幾個男人離她又更近了一些。

眼看著和餛飩攤位的距離逐漸變遠,他們也更肆無忌憚起來。

兩分鍾後……

沈瑤的腳步微頓,因為她好像隱約聽到了馬蹄聲。

與此同時,係統很高興地說道:“宿主大大,蕭衍就快要找到這裏了。”

三分鍾後……

沈瑤走到了小巷子麵前。

那幾個男人瞬間緊跟了過來,準備將她擄走。

……

蕭衍隻覺得自己的心髒一直在砰砰砰地狂跳,他的後背,甚至隱約在冒冷汗。

他自認為心緒一向穩定,但是在找了幾處地方並沒有瞧見沈瑤的身影後,他看著越來越荒涼的周邊,心中再也控製不住地湧起各種各樣的複雜情緒。

他的腦海裏,不斷地閃過沈瑤悉心照顧蕭悅的畫麵、以及她和宋嬤嬤言笑晏晏時的溫柔靜美,還有……她時不時望向自己那好奇探究卻又不敢靠近的眼神。

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彷彿就在蕭衍的眼前回放似的,那麽真實。

越想蕭衍就越覺得胸口發悶。

就這樣一個鮮活的、有著悲苦遭遇卻依然堅強地笑對人生,努力存活的人,難道……真的要再遭遇其他的不幸嗎?

這一刻,蕭衍的心,徹底亂如麻。

突然——

他聽到了一聲驚慌的尖叫聲——

“啊——”

“救命啊——”

沈瑤被那幾個男人逼至不斷後退,在聽到係統的提示後,一絲都不帶猶豫地大聲尖叫起來。

“臭娘們兒,你叫什麽叫?”瘦高個不耐煩地走過來,想要上前堵住沈瑤的嘴。

一旁的中等身材男人見狀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邪笑著說道:“哎,你別急嘛,別這麽不懂情趣,就讓她叫唄,這樣才刺激,反正她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她的——”

他的話音一落——

下一秒,在場的人就看到他被一個突然飛出來的高大壯碩的身影給用力踹翻在地。

“啊……哪個天殺的敢碰老……zhi……”

蕭衍帶著肅殺的狠意,伸出腳用力地踩在他臉上,阻擋住他要說出口的話。

“嗷嗷……疼……”躺在地上的男人被踩得話都說不清楚,含含糊糊地發出痛呼的音節。

蕭衍陰沉著臉,腳下又用力了幾分,直接將他踩得嘴裏再也蹦不出一個字,才帶著冷意對他下半身用力地踹了一腳。

這一腳,用足了力,是直接能讓他下半身廢了的程度。

“啊啊!!!”殺豬般的慘烈叫聲響起,男人直接被活生生痛暈了過去。

蕭衍隻厭惡地掃了他一眼,就轉身走向剩下的人。

那幾個男人這才反應過來,當下就想逃跑。

然而——

蕭衍比他們的動作要快多了。

沒過多久,地上就躺倒了一片。

蕭衍一個都沒有放過。

牆角邊,沈瑤瑟縮著蹲在一旁,默默垂淚。

配上她那一身素白的裝扮和傲人的曲線,活脫脫的一副妖嬈但我見猶憐的小白花模樣。

蕭衍斂掉一身的戾氣,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然後在她麵前停下腳步。

沈瑤抬起頭來,紅彤彤的雙眼適時地流下一串串晶瑩的淚珠。

蕭衍隻覺得心頭一緊,然後下意識地朝她遞出了手,語氣不明:“起來吧,我帶你回去。”

沈瑤隻猶豫了一瞬,就抓住了他的手。

男人的手,寬大粗糙又溫暖,沈瑤甚至能直接感受到上麵由於長期習武留下的繭子。

這些,都是他的豐功戰績,也是他一身的堅韌正氣。

一股突如其來的衝動湧上心頭,沈瑤突然伸出雙手,貼近他的懷裏,緊緊地抱住了他。

“將軍,謝謝您,此等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她哽咽道。

蕭衍隻覺得自己腰上一緊,再低著頭往下看時,那人兒已經匆匆退了出來,低著頭和他慌亂地道歉:“對、對不起,將軍,是我冒犯了。”

蕭衍沉默了一瞬,然後淡淡道:“沒事。”

沈瑤抹了抹眼淚,十分鄭重地和蕭衍說:“要不是您,我……”

就在這時,蕭衍帶過來的暗衛影一走了過來,恭恭敬敬地和蕭衍行了個禮。

蕭衍點了點頭,指著地上的人對他說:“你留下,把他們處理好。”

影一:“好的,將軍。”

影一知道將軍這樣說就還是打算走明麵,而不是私下處理。

蕭衍嗯了一聲,然後就帶著沈瑤先離開了,他走得很慢,給足沈瑤緩過神的時間。

當他們走到棕色馬的邊上時,蕭衍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

他出門太著急,根本沒來得及帶馬車,隻騎了馬。

這下,就尷尬了。

這個荒涼偏僻的地方,哪裏有馬車可以讓他們雇?

沈瑤看出來蕭衍的尷尬,於是主動問道:“怎麽了,將軍?”

蕭衍摸著棕馬,和沈瑤說:“來時沒帶馬車,現在要回去的話,隻能騎馬。”

沈瑤聽明白他的意思了。

這下好了,她還巴不得和他共乘一騎呢。

不過麵上,她還是紅著臉做出不好意思但是又感激無比的模樣,對他說:“那就麻煩將軍了。”

蕭衍挑了挑眉,問她:“你不介意?”

沈瑤用力地搖了搖頭,說:“將軍,我感激您都來不及,怎麽可能會介意,隻希望將軍您別介意我就好。”

蕭衍一怔,正要說點什麽的時候,影一突然急匆匆地跑了出來——“作為畢業禮物,算起來並不貴。”沈瑤還是推拒不要。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在朝他們這邊走過來。竟然是田薇。沈瑤不想讓她看到他們之間的拉扯,隻好先把陸硯強推過來的首飾盒收進了包包裏。“瑤瑤,阿硯,這麽晚了,你們站在門口是在幹嘛呢?”田薇疑惑地問道。陸硯反應很快:“阿姨,我和沈瑤剛把幾個聚餐的同學分別送回家,這會兒正好碰到了就順便說一聲。”田薇點了點頭,說:“哦,這樣啊,那你們說完了嗎?說完了就回家吧。”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