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45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45

第45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45

感覺渾身上下都快散架一般,她扶著酸得快要斷成兩截的腰,幽幽地和係統說:“嘶,係統,你幫忙把那些個道具,全都給我用上。”係統立馬乖巧地安排起來,同時嘴裏還嘀嘀咕咕:“這老男人啊,真是可怕。”在這個小世界裏,它明顯感覺自己又變得更加成熟了。在被關小黑屋的時候,它聽著宿主的尖叫聲和嚶嚶哭泣,又聽著神明大人的失控聲音和溫柔輕哄,感覺自己都已經麻了。這明明都沒有滋補湯的輔助,他們也照樣瘋狂得很。係統覺得,等...他們一起走到屋裏後,江銘和葉淑雯也走了過來,說:“你們來啦。”

江瑾川點了點頭,然後扶著沈瑤坐在沙發上,再把她的包包放到她身旁。

其他人也跟著坐下。

葉淑雯主動和沈瑤說話,“瑤瑤,下個月巴黎有一場服裝展,你有興趣和我一起去看看嗎?”

服裝展?

沈瑤眨了眨眼,她還挺想去的。

就在她即將要點頭答應的時候,江瑾川突然出聲:“她去不了。”

葉淑雯疑惑,有些不解地看向江瑾川。

江瑾川不緊不慢地開啟放在一旁的包包,從裏麵取出今天的檢查報告單,遞給葉淑雯,說:“媽,瑤瑤懷孕了。”

葉淑雯頓時瞪大了雙眼,“你說什麽?!”

江瑾川示意她看那些報告單,葉淑雯這才趕緊低下頭看,一旁的江奶奶聞言也急忙跟過來一起看。

“啊!是真的!”葉淑雯興奮地驚呼,“那也就是說,我很快就要當奶奶了!”

江奶奶雖然不像葉淑雯那樣驚叫,但是眼神裏的興奮是怎麽都藏不住的,而且她還注意到了檢查單上寫著的多胎,這下,她隻感覺自己彷彿整個人都飄在雲端一般。

江銘和江爺爺也跟過來支著耳朵聽,時不時還掃一眼檢查單。

江瑾川接著和他們說:“瑤瑤現在懷的不隻是一個寶寶,醫生說,可能有兩個,也可能有三個,具體還得等兩周後的細致檢查之後才能確定。”

江奶奶和葉淑雯笑眯眯地點了點頭,然後把坐在沈瑤身旁的江瑾川給擠走,分別一左一右地坐到沈瑤的身邊。

江瑾川:……

葉淑雯親切地問沈瑤:“瑤瑤,這段時間,你有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的?”

江奶奶:“懷孕最是辛苦了,更何況你現在懷了還不止一個。”

葉淑雯:“是啊,光是懷一個就夠累的了,更別說兩三個。”

江奶奶:“沒錯。”

葉淑雯突然想到:“那你們原計劃於兩個月後舉辦的那一場小島上的婚禮,是不是也需要提前一下舉辦的時間,順便再加快一下佈置現場的進度?”

沈瑤點了點頭,說:“我和瑾川都覺得有必要提前,不然到時候肚子大了行動沒有那麽方便,會更辛苦。”

沈瑤自己還擔憂的是,越往後越顯懷的話,穿婚紗都不好看了。

江奶奶和葉淑雯都十分認同她和江瑾川的決定,說:“你們看好時間來,商量好了再重新去擇個吉日就好。”

沈瑤點了點頭,說:“好。”

中午吃飯的時候,全家人都照顧著懷著身孕的沈瑤的感受,問她有沒有什麽覺得會影響胃口的菜,他們直接撤下餐桌。

沈瑤目前倒是沒有被懷寶寶給影響到那個程度,於是笑著和他們說自己現在感覺挺好的,讓他們不用擔心。

他們這才終於動筷。

江瑾川像平時和沈瑤私底下相處的那樣,很順手地給她盛湯、夾菜、倒水……

江奶奶和葉淑雯看到後,彼此默契地對視了一眼,笑了。

她們也是才知道,平時冷淡到看上去對什麽都不感興趣的江瑾川,也會有這樣積極又細心地照顧老婆的一天。

而且,不得不承認的是,這樣的江瑾川,看上去比以前要有人情味多了,終於不再是那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葉淑雯看著江瑾川和沈瑤相處得十分融洽的模樣,也打從心底為他們感到高興。

沈瑤這個兒媳婦啊,葉淑雯反正是越看越滿意。

飯後,江銘進了一趟書房,拿出提前準備好的江氏集團3%的股權轉讓協議書,很正式地交到沈瑤的手上。

沈瑤接過的時候,甚至都覺得有些燙手,別看這股權隻有3%,看上去像是很少的樣子。

但實際上,這3%的股權的價值,在這個世界裏換算的話,是值至少有十幾個億的。

而且光是它每年能帶來的分紅,就已經足夠沈瑤這一輩子都衣食無憂地生活了。

江銘送給沈瑤這樣一份十分具有分量的禮物,代表的是他們家對沈瑤這個兒媳婦的認可與歡迎。

“謝謝爸。”沈瑤笑著說道。

下午三點的時候,江瑾川看沈瑤好像有些精力不濟的模樣,就帶著她回家了。

三天後,雙方父母正式見麵,就婚禮的事情詳談。

因為考慮到沈瑤已經懷孕,宜早不宜遲,所以彼此之間很快就達成了友好的共識。

沈瑤和江瑾川領證後,住的就不再是之前的地方,而是住的一棟離公司不遠的別墅。

這一棟別墅,江瑾川買得比之前那兩套房子還要早,不過平時很少來住,隻是讓人按時過來打掃通通風。

為了便利,他基本上都是住在那個套房裏多一些。

不過,現在已經結婚了,他和沈瑤還是搬到別墅這邊來住更寬敞一些,而且他們還考慮到了以後嬰兒房的佈置,以及嬰兒用品的提前準備等事項。

到家後,他們先在樓下換了身家居服。

換好後,江瑾川熟練地抱著沈瑤走上樓,而沈瑤,則依賴無比地攀著他,靠在他胸口,閉著眼睛小憩。

等江瑾川把她抱到房間裏,輕輕地放到那張柔軟舒適的大床上時,她才慢悠悠地睜開了眼睛。

江瑾川笑著親了她一口,然後替她蓋上被子,柔聲道:“睡吧,我知道你累了。”

沈瑤抓住江瑾川的衣袖,不想讓他走,“老公,你陪我睡嘛,我不想一個人睡。”

自從懷孕之後,她感覺自己對江瑾川的依賴感好像更強了,總想讓他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

江瑾川湊近她,笑著輕聲說:“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走,老婆,我陪你一起睡。”

說完他就從側邊上了床。

江瑾川一進到被窩裏,沈瑤就快速地鑽進他懷裏,攀了上去,直到深深吸氣聞了幾口他身上很讓人舒心的味道,才心滿意足地閉上了眼睛。

江瑾川抱著她,手掌輕放在她尚且平坦的小腹上,心裏已經在暢想著未來他們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

等沈瑤均勻的呼吸聲傳來後,江瑾川動作輕緩地給她調整了一個更舒服的睡覺姿勢,然後自己才閉上眼睛跟著睡去。

隻是,這一覺,他做了一個非比尋常的夢。?”沈池直起身來,一臉驚慌地問道。他身邊的女人也跟著直起身來,將兩個正在玩的孩子護在身後,一臉警惕地看著門外氣勢洶洶的一群人。殊不知,她這下意識的保護動作,竟激得齊淮安直接一腳踹開了院子的籬笆門。“嗬,自己的孩子倒是知道心疼。”齊淮安冷冷地諷刺道。他一開口說話,沈池和李翠就注意到了他,以及,他身邊的沈瑤。沈池震驚地瞪大了雙眼,直直地看著沈瑤,有些不敢相信:“沈瑤?你、你不是和野男人私奔了嗎?怎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