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38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38

第38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38

,快速給江瑾川打了個微信語音電話。“喂,沈秘書,怎麽了?”江瑾川那邊很快接起了電話。聽到他磁性的聲音從聽筒裏傳來,沈瑤有種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的奇妙感覺。她抓緊時間說道:“江總,我這邊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停水了,我洗澡才洗到一半呢,現在還挺著急,不知道該怎麽辦......”江瑾川一頓,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沈秘書,你先稍等一下,我現在就繳一下水費。”“好的,江總,不過您別掛電話,我就在這裏等著。”沈...回去的路上,沈瑤在腦海裏清點著這一趟要帶的東西,看看還有沒有什麽遺漏的。

江瑾川像是看出來她在想什麽似的,和她說:“那邊基本上該有的都會有,你帶點自己喜歡的東西就好。”

沈瑤神遊天外地點了點頭。

江瑾川又補充道:“不過,我們是坐私人飛機過去的,你要是想多帶點行李也完全可以。”

沈瑤頓時雙眼驟亮,那她要把今天買的這些東西,全都帶上,嘿嘿嘿,看她不迷死他!

江瑾川見她一臉高興的模樣,嘴角也跟著勾了起來,“逛了一下午,你肚子餓不餓?晚上想吃點什麽?”

被江瑾川這麽一問,沈瑤確實覺得有些餓,不過她還沒想好晚上要吃什麽。

江瑾川主動提議:“晚上去我那邊吃吧?我做飯。”

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十分正常,沈瑤想也不想就點頭了。

車輛穩穩當當地停到他們居住的那棟樓下,沈瑤眼疾手快地拎起那三袋東西,剩下的其他東西都留給江瑾川幫忙拎著。

他們一起乘坐電梯上到八樓後,沈瑤快一步走到自己的那套房子麵前,然後開鎖。

門一開,沈瑤就笑著對江瑾川說:“那我先回我那邊去收拾行李啦。”

江瑾川很平靜地嗯了一聲,然後拎著手上的東西跟著她一起進去。

沈瑤一進屋就先把手上的購物袋放到玄關處的櫃子上,然後接過江瑾川手裏的東西也一起放好。

當她想彎下腰換鞋時,身後的門突然“砰”的一聲被關上。

沈瑤下意識地轉過身,還什麽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江瑾川扶著肩抵在門上。

急促又灼熱的吻席捲而來,沈瑤隻來得及發出一聲悶哼,就被卷著與他一起沉淪。

他灼熱粗重的氣息與沈瑤細細密密的呼吸緊緊纏繞到一起,空氣中彌漫著香甜曖昧的氣息。

許久之後,江瑾川才鬆開沈瑤,與她鼻尖相抵,輕笑了一聲:“冰激淩,確實很甜。”

沈瑤氣喘籲籲地斜了他一眼,然後攀著他的脖子懲罰性地碰了幾口,才覺得扳回了一成似的笑了:“彼此彼此。”

江瑾川失笑,摸了摸她的頭,說:“我先過去做飯,好了叫你。”

沈瑤開啟門把他輕推出去,“快去吧。”

等江瑾川走後,沈瑤都還覺得身上隱隱有些發軟。

她換好鞋後,懶懶地躺在客廳柔軟的沙發上,然後望著玄關處大大小小的購物袋,問係統:“你找找看有沒有什麽能快速給衣服清潔的道具,我要用。”

係統疑惑:“你們人類不是有洗衣機嗎?”

沈瑤:“太累了,我不想動,你直接幫我把玄關櫃子上購物袋裏的那些新衣服褲子,都清潔幹淨吧。”

係統:!!!

不過它還是很快就答應她,“我現在就去找。”

係統心道:自己的宿主自己疼!

沈瑤滿意地點點頭,笑著說道:“還真沒白疼你~”

係統:???

宿主有疼過它嗎?

沈瑤躺在沙發上眯了一會兒,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直到聽到敲門聲,才重新睜開眼。

她先看了一眼時間,居然已經接近晚上七點了?

係統看到她醒來,著急邀功似的對她說:“宿主,我已經按照您說的那樣,全部都清潔好那些新衣服新褲子啦!”

沈瑤:!!!

這一刻,她的殘留的睏意全部消散。

“係統寶寶,太謝謝你了!你真好!”她毫不吝嗇地誇獎它。

係統高興地笑了幾聲。

沈瑤從沙發上起身,去開門,然後就看到正站在門外,臉上微帶著汗濕的江瑾川。

“晚飯做好了,過去吃飯吧。”江瑾川說。

沈瑤笑著點頭,跟他一起過去。

江瑾川煎了兩份牛排,還做了意麵、西蘭花和大蝦。

沈瑤坐下後,他開了一旁的紅酒,給他們各自都倒了一杯。

“辛苦了。”沈瑤主動敬他。

“嚐嚐看,這些菜合不合你的口味。”江瑾川示意她。

沈瑤切了一小塊牛排,放到嘴裏,瞬間就被它香濃的口感給俘獲了,忍不住誇讚道:“很美味。”

晚飯過後,沈瑤有了一絲醉意,今晚的紅酒口感過於香醇,她沒忍住多喝了幾杯。

她的臉頰上多了兩抹紅暈,迷離的雙眼微眯,透著無盡的風情。

江瑾川隻看了一眼就克製地移開了視線,明天他們還要早些出發,很多事,現在並不是時候。

“晚餐很美味,謝謝你,江瑾川。”沈瑤笑眯眯地說道。

“不用客氣,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江瑾川輕咳了一聲。

沈瑤突然湊近他,笑盈盈地看了他一眼,直言道:“沒有吻別嗎?”

江瑾川猶豫一瞬後,輕輕啄了她一口,說:“好了。”

沈瑤:……

真是好不解風情一男的。

“走吧,我送你過去。”江瑾川扶著她走。

沈瑤貼在他身側,軟軟地蹭了蹭他,江瑾川渾身一繃緊,呼吸急促:“沈瑤,你明天還想準點出發嗎?”

沈瑤這纔不鬧他了。

把沈瑤送回去後,江瑾川進到浴室裏衝了個冷水澡,然後才開始收拾行李。

而沈瑤,回到家後,繼續懶懶地窩在沙發上,指揮著係統給自己辦事。

“先開啟行李箱的拉鏈,對的,就是這樣。”

“然後把衣服分類好放進去,別弄亂了。”

“護膚品單獨包裝,防止漏液。”

……

如果此時有人在房間裏,估計能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一跳,因為很多東西竟然憑空自己飄了起來,然後朝著一個統一的方向行進。

係統忙上忙下半個多小時,才終於把沈瑤的行李都給收拾好了。

一共三個行李箱,整整齊齊地裝好了所有東西,然後並列放在牆角。

沈瑤十分滿意,笑眯眯地誇獎它:“你做得簡直太棒了!如果有什麽係統服務比拚大賽,你鐵定是第一名無疑了!”

係統很高興:“宿主,能幫到您就好!”

沈瑤笑了笑,懶懶地伸了個懶腰,去洗澡了。

第二天,她帶著收拾好的行李,和江瑾川在門外匯合。

小島之旅,正式開始。是幾個月後,齊赫和安陽公主的賜婚書正式昭告天下後,她才終於悟了,當然這是後話了。……同一時刻,永昌侯府。謝璟言和新晉侯夫人,也就是曾經的柳姨孃的紅帳內,一陣陣劇烈的搖晃。伺候的丫鬟和婆子守在門外,聽著一聲聲如同曲兒一般的此起彼伏聲,不由自主地紅了臉。也不知過了多久後,外麵的人站得腿都麻了,裏頭才終於傳來了叫水的聲音。隻是,當謝璟言把春情滿麵的人兒抱到浴桶裏後,轉個身走到床邊拿個東西的功夫,她就突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