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240章 落魄絕美假千金vs清冷竹馬36

第240章 落魄絕美假千金vs清冷竹馬36

是很快,隻要選好一雙基礎百搭款的,再加上尺碼合適不磨腳就好。沈瑤選了一雙和何秘書腳上那雙差不多高的,大概有五厘米左右的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然後就脫下腳上的帆布鞋開始換。等她換好從椅子上直起身來的時候,莫名有種自己的氣場都提升了一個檔次的感覺。沈瑤本身有一米七的身高,再加上這一雙五厘米高的高跟鞋的加持,整個人看上去高挑又冷禦。“沈秘書,怎麽樣?穿起來還合適嗎?磨不磨腳?”何秘書關心地問道。沈瑤笑了笑,...總裁辦公室裏。

葉潯注意到陸森桌上的草莓蛋糕,隨口問道:“這一款蛋糕,這麽多年了還是沒變嗎?”

陸森:“是啊,我記得你以前就喜歡這個,所以特意給你留的。”

葉潯淡笑:“謝了,是挺喜歡的。”

陸森:“說起來,我妹妹也喜歡這個,這麽多年了,一直沒變。”

葉潯:“巧了,我也一樣。”

陸森:“是挺巧的。”

葉潯開啟草莓蛋糕的包裝,不知想到了什麽,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和陸森說:“對了,這次的投標專案,讓你妹妹也一起參與進來吧。”

陸森:“啊?”

葉潯:“有什麽問題嗎?”

陸森:“啊,沒有問題。”

就是會讓他妹妹忙到想罵人罷了。

……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

陸念開著車把重要的東西親自送到葉潯的公司裏。

她帶好東西走到一樓前台時,立馬有態度友好的前台小姐姐主動打了聲招呼:“陸小姐,你來啦,還是20樓直達嗎?我給你刷卡。”

陸念:“謝謝。”

這一個多月以來時常跑這邊,連前台小姐姐都臉熟她了,每次都主動給她刷卡進去,而且態度還都特別好。

陸念如同往常一樣進了電梯,直達20樓,但是她的心情和往常卻完全不一樣。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今天是她實習的最後一天啦,所以等她把這些東西都送到葉潯這邊後,差不多就徹底解放了。

待會她把東西一放,再和葉潯打聲招呼,以後就再也不用過來了,想想就很快樂。

陸唸的臉上已經掩藏不住喜悅的情緒,待電梯門一開啟,她跨出去的步子都帶著雀躍的感覺。

一路暢通無阻地走到總裁辦公室後,她在葉潯麵前把東西都放好,然後開口道:“葉總,以後我這邊的工作,都由張特助來負責,你有什麽事情直接找她就好。”

葉潯一怔,抬眸看向她,“你的實習結束了?”

陸念點了點頭,說:“是的。”

然後她突然想起來還有一個事情差點忘了做,於是連忙從包包裏掏出了幾個首飾盒,一一放到葉潯的辦公桌上,說:

“葉總,這些是您之前送給我的首飾,都太貴重了,我想了又想還是留到最後一天一起拿過來還給您,這我不能收。”

這些禮物是每到一個專案節點完成之後葉潯送的,說是專案進度更進一步的獎勵,專案組裏別的成員也有拿到獎勵的,但每個人拿到的都不同。

起初,陸念是相信這個說法的。

但隨著獎勵的首飾越來越貴重,她開始意識到不對勁,於是悄悄問了一下專案組別的成員,完成到一個任務節點,會怎麽樣?

那位同事說,會有獎金。

陸念這才意識到自己待遇的不同,於是想著之後把首飾都還給葉潯,所以就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葉潯手指輕點著桌麵,緩緩地問陸念:“為什麽不能收?這些都是你辛勤工作換來的,就算貴重,也是你應得的。”

陸念:好一句應得的,直接堵得她不知道該怎麽接話了。

她的大腦開始飛速運轉,想著拒絕的話術。

誰知——

下一秒,突然就聽到葉潯說:“況且,以後我還會送你更多。”

陸念怔住:“葉總,這話是什麽意思?”

葉潯:“我在追你,你看不出來嗎?”

陸念:???

陸念:!!!

陸念:……

他在追她???

這是什麽時候的事?

葉潯看著眼前一臉懵的陸念,有些不自在地坦言道:“抱歉,第一次追人,可能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追得還不夠明顯……”

陸念:“沒關係。”

嗯?她在說什麽?

“啊,我的意思是,人都有第一次。”

嗯?怎麽越說越奇怪了?

葉潯突然笑了:“那我,繼續。”

陸念:……

……

再往後,葉潯開啟了自己漫長無比的追妻之路。

直到陸念在某一天,突然對愛情這個東西,來了興趣,才終於答應葉潯,願意和他試一試。

這一試嘛,她感覺還挺不錯。

葉潯雖然比她大幾歲,但是長得好看,身材倍兒棒,情緒穩定又有錢大方,還很會照顧她的情緒和喜好,兩個人一起相處的時候,十分和諧。

處著處著,陸念就越來越喜歡他。

慢熱型的人就是會如此,需要時間的推進。

再後來……

陸念開始嚐試和他進行更親密地接觸。

這一接觸,就不得了了。

因為她發現,這葉潯,的確是有幾把刷子的。

那一身筆挺的西裝下藏著的軀體,咳咳……很壯觀,各種意義上的壯觀。

陸念就這樣開啟了甜甜蜜蜜的新生活,連回自己家的次數都變少了。

葉潯家裏的各個角落,她也開始熟悉起來,尤其是那一扇巨大的落地窗那邊,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地方。

每每到了黑夜,家裏的燈就會被葉潯全部關掉,然後他會抱著她走到落地窗麵前,從身後抱著她看著窗外的湖景和萬家燈火。

遠處……

彷彿湖水在晃動……

風景太美,美得陸念大腦一片空白,嬌嬌顫顫地趴在落地窗上,輕舔著紅唇,雙眼迷離……

葉潯愛極了她這副模樣,每每如此,都要彷彿理智線崩斷了一般,不知何為休止。

……

陸念畢業那年,葉潯終於和她求婚成功。

陸念手上戴著鴿子蛋大小的求婚戒指,高高興興地回家和爸爸媽媽說。

誰知,她說完之後,她爸直接紅了眼。

陸硯:“歲歲,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麽快,轉眼間,你都到了要離開家的年紀……”

陸念看得心裏難受,安慰道:“爸,那我不結婚了,我一直在留在家裏陪著您和媽。”

沈瑤:“你別把女兒嚇得都不敢結婚了,我瞧著那葉潯挺不錯呀,比這一片的那些個紈絝子弟要好多了,而且對咱們歲歲也好。”

陸硯不悅道:“葉潯那小子,肯定是早有預謀,要不然以前怎麽老在我們家裏晃來晃去的?不過,也算他有眼光,知道我女兒多好。”

沈瑤:“他們小兩口幸福就好,管那麽多幹什麽?等著以後幫忙帶外孫吧。”

陸硯:“我知道他還行,但是心裏就是不得勁。”

沈瑤:“行了行了,以後有外孫了看你得不得勁。”

陸硯沉默。

……

到了夜裏。

陸硯抱著沈瑤,低聲道:“老婆,你安慰一下我難過的心。”

沈瑤挑眉:“怎麽安慰?”

陸硯:“就,像昨天在車裏那樣。”

沈瑤:“嘖,你還真敢提要求,這麽大年紀,不怕閃了腰嗎?”

陸硯:“我人老腰未老。”

沈瑤:……

雖然他說得也確實沒毛病。

……

半年後,陸念和葉潯的婚禮正式舉行。

婚禮當天,遠在國外的葉嘉樾趕了回來。

看著台上漂亮得驚人的新娘子陸念,他的心又揪了幾分。

葉潯透過人群,對上他的視線,然後默不作聲地向前走了一步,遮擋住他看向新娘子的視線。

葉嘉樾:……

真是夠了,小氣鬼,酸死他算了。

他悶得喝了幾口酒,然後一抬頭突然就看到了大大方方帶著陸念走過來的小叔葉潯,舉著酒杯碰了一下他的,微笑道:

“嘉樾,這是你小嬸嬸,以後見到長輩,記得要打招呼,知道嗎?”

葉嘉樾:……

真是夠夠的了。

不過,他還是配合道:“小嬸嬸好,祝你和小叔新婚快樂。”

陸念笑眯眯地應聲道:“謝謝你啊,小侄子。”

葉嘉樾:麻了,曾經的暗戀物件某一天變成自己嬸嬸是什麽體驗。

葉潯達到了目的,就牽著陸念離開了。

而被秀了一把的葉嘉樾,則無語地又喝了幾口悶酒,回想起當年,他站在陸念家麵前不肯走的時候,突然接到了小叔的電話。

在電話裏,小叔用冷靜到有些森冷的聲音和他說:【葉嘉樾,我說過了,你們不合適,放棄吧,別再打擾她。】

當時的他很不服氣:【憑什麽讓我放棄?】

葉潯:【你再這樣鬧下去,對方隻會更加厭惡你,更別說什麽答應你的追求,所以,你想讓自己在對方那裏留下的印象就是這樣的嗎?】

葉嘉樾咬牙:【我非要追她,就不放了,不行嗎?】

葉潯冷笑:【逼迫?你自己想一想,你被家裏人隻是簡單地逼迫一下的時候,是什麽感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道理你應該比誰都要清楚才對。】

葉嘉樾後來真的放棄了。

誰曾想,多年後,他小叔直接給他當頭一棒???

可怕可怕真可怕,怪不得他爺爺總是說小叔就像是一頭心思縝密的狼,家族裏就沒幾個能鬥得過他的人。

想著想著,葉嘉樾繼續苦悶地埋頭喝酒,他能幹啥?隻能祝小叔和小嬸嬸新婚快樂,早生貴子咯。

……

陸唸的孃家這桌,陸森和陸宸倒是沒少替葉潯說好話。

因為這一路,葉潯追妹妹追得有多難,他們是看在眼裏的,也算是他們愛情的見證人了。

所以,他們沒有看不起葉潯或者試圖打壓他的心思,就純粹地祝福他們幸福美滿。

但陸硯就不一樣了,他總是莫名其妙地看葉潯不爽,雖然他也知道他作為女婿算是優秀的那一掛,但是總覺得他有些蕩漾是怎麽回事?

沈瑤看出陸硯的心思,悄聲說道:“孩子新婚喜事,女婿笑了你又覺得人得意,不笑了你又覺得人擺譜,合著怎麽樣都不合你心意?”

陸硯微窘:“我控製不住自己的想法。”

沈瑤:“你看看小孩那桌,他們吃得多歡快,哪管什麽新郎新孃的,你學著點,少一些胡思亂想。”

陸硯:“行,我學。”

沈瑤附在他耳邊,笑著說:“乖一點,晚上獎勵你。”

陸硯立馬老老實實地開始埋頭吃飯。

……

新婚夜。

葉潯抱著哭過幾回的陸念,來到落地窗前,輕吻著她柔聲哄道:“老婆,十分鍾後有我讓人準備的煙花,這裏是最佳視角,你陪著我一起看,好嗎?”

陸念:“好,但是你不能再像剛才那樣……”

葉潯:“好好好,我不會了。”

……

煙花綻滿星空,繁華落盡人間。

願所有的美好,都長長久久。

……

五十年後——

沈瑤與這個小世界做了最後的告別後,悄然離開。

係統抹起了小淚珠,不知道為什麽,總感覺有些捨不得。

不過在回到虛擬休息處後,它就緩了過來,認真地給沈瑤看評級和發獎勵,這一次,依舊是SSS級。

沈瑤看著識海裏又變多的壽命和財富,突然莫名有種空虛感?

很奇怪,難道這就是錢太多的煩惱嗎?

好像,都沒處花似的???

不行,這樣的思想太危險,她還是不要有的好。

不空虛一點都不空虛,有處花,到哪裏都能花。

她連忙甩開了紛飛的思緒,讓係統開啟抽獎的頁麵。

和往常一樣,抽獎的時候她點得很隨意,很快就出了結果。

【煙花綻放:如同煙花綻放一般的美妙的體驗喔。】

【隱藏卡:能隱藏您的蹤跡和資訊,讓想找到您的人,隻能和您擦肩而過。】

【寶寶樂機器人:保姆型機器人,是單身媽媽的最佳選擇喔,有它在,帶娃無煩惱,無論是衝奶粉還是哄睡寶寶,皆為金牌選手。使用有效期三年。】

沈瑤看完抽獎的東西後,目光幽幽地投向係統,猜測道:“看來,下一個小世界,我的身份有可能是,單身媽媽?”

係統驚訝:“您是怎麽猜到的?這也太敏銳了。”

沈瑤挑了挑眉,“這獎勵就很明顯啊,所以我是要帶球跑嗎?”

係統驚愕:“真是神了,什麽都逃不過您的法眼。”

沈瑤淡定道:“走吧,準備出發,希望下一個小世界不要是太炸裂的劇情喔,我老了,扛不住。”

係統:“嘿嘿,宿主大大,您請放心吧,不會太炸裂的。”

沈瑤:“嗯,我信你一回。”

係統驀地有些心虛。

……

—————————

新的小世界來了,嘿!

我瑤帶球跑帶球跑,衝!

????????????????????愛我的讀者寶寶們!!

麽麽噠~~

強吻.jpg都已經這麽晚了,您怎麽突然過來了?”蕭衍依依不捨地挪開了眼,有些不自在地說道:“我、我太想見你一麵了。”沈瑤笑了笑,朝他伸出手,嬌聲道:“您走過來靠近些,我想看一看您今天和舅舅他們過招,身上有沒有哪裏傷到的。”蕭衍緊張得同手同腳地走了過去。待他一走近,沈瑤就聞到了他身上一股頗為濃鬱的藥味。“您受重傷了?”沈瑤驚訝地問道。白天她看他們看上去都沒有什麽異樣的情況,以為最多就隻有一些小傷,應該不是很要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