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235章 落魄絕美假千金vs清冷竹馬31

第235章 落魄絕美假千金vs清冷竹馬31

就想辦法阻攔了。不過,她現在清楚了也並不晚。而同一時刻,陸硯那邊。陸謙臉上一片複雜的神色。“這家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阿硯,你也留個心眼,別被人帶到溝裏去了都不知道。”蔣韞:“小孩還行,看著是個心思通透的,和父母還是不一樣的。”陸謙:“要真有這樣的親家,不要也罷。”蔣韞:“孩子還小呢,扯不著那麽遠,我看阿硯就隻把沈瑤當妹妹,多照顧一些罷了。”陸謙:“嗬,你沒聽人家說的娃娃親?這都還什麽都沒有,就已...陸硯險些被眼前的美景晃花了眼。

沈瑤見他醒了,連忙讓他幫自己按一按揉一揉胸口,看看是個什麽情況。

陸硯眸色都暗了幾分,盡量保持著冷靜伸出手輕輕地替她按揉。

沒一會兒,沈瑤就覺得胸口好像又不悶不脹了。

但是等到了夜裏,她的身體突然又出現了異樣的感覺。

這一回,胸口的不適感比下午那會兒來得還要洶湧。

陸硯照常幫她輕輕地按揉。

幾分鍾後……突然溢位的……讓兩個人都紅了臉……

夜晚,很甜蜜。

……

幾個月後,沈瑤發動。

她的這一胎,生得依舊十分順利。

係統告訴她:“宿主大大,這是您首次生單胎喔,在以前的小世界裏,基本上都是兩個三個地生。”

沈瑤挑了挑眉,生幾個都可以,隻要自己開心就好。

不過,這都是建立在係統能保證她無痛無折磨懷孕生子的基礎上。

……

新出生的女兒,小名叫歲歲,寓意她歲歲年年都健健康康,平安喜樂。

歲歲很乖,也很可愛,還香香軟軟的,沈瑤帶她的時候覺得很輕鬆。

森森和嘟嘟現在已經三歲了,日常比較活潑好動,也喜歡圍著可愛的妹妹轉。

這天,他們在院子裏和蔣韞拔草的時候,突然看到了幾隻蝸牛,兩個人都興奮無比地就要去抓,不過被蔣韞及時攔住了。

蝸牛身上的細菌多,這麽小的孩子觸控了不好,而且稍有不慎他們悄悄塞進嘴裏都沒人知道。

但就在她攔下他們後,正要和他們解釋為什麽不讓碰的時候,兩個孩子突然就哇哇哇的幾聲大哭了起來。

在屋裏正好看著乖女兒剛睡著的沈瑤:……

她讓阿姨看好歲歲後,就徑直走了出去。

院子裏,蔣韞正手忙腳亂地哄著森森和嘟嘟,和他們解釋道:“那些蝸牛是不能碰的,碰了容易生病,生病了就要打針針。”

森森奶聲奶氣地抽泣道:“奶奶,我想抓了給妹妹看。”

嘟嘟:“奶奶,我也是。”

蔣韞:……

“妹妹現在還小,看不清楚的。”

森森抹眼淚:“可是它們真的好可愛的。”

嘟嘟:“而且,它們還會慢慢爬來爬去,很好玩。”

兩個孩子頂著委屈又可愛的小表情和蔣韞說話,讓她簡直不忍心拒絕。

就在這時,沈瑤走了過去,還順手撿起了路上一根細小的枯枝,放在手裏掂了掂。

係統震驚:!!!

連忙出聲問道:“宿主大大,您該不會是要打孩子吧?息怒啊!這可萬萬使不得!”

沈瑤淡淡道:“我不打他們。”

係統:“那您拿著小木棍幹嘛?”

沈瑤:“我嚇一嚇他們。”

係統:!!!

沈瑤走過來後,蔣韞看了看她手裏的小木棍,欲言又止。

森森和嘟嘟還在小聲地抽泣。

沈瑤彎下腰,問他們:“怎麽啦?我在裏麵都聽到你們的哭聲了。”

森森看到沈瑤手裏的小木棍後,立馬止了哭聲,指著草上的蝸牛小聲道:“要抓它,給妹妹。”

沈瑤掂了掂手上小木棍,淡淡道:“是抓給妹妹還是抓給自己玩。”

森森:“抓給妹妹……和自己玩。”

沈瑤點了點頭,說:“嗯,敢於承認,還有得救,不過,下次要是再讓我發現你們自己的事拉上妹妹墊在前麵……嗯?”

森森秒慫:“我錯了,媽媽。”

嘟嘟跟上哥哥:“以後我不會了,媽媽。”

沈瑤拿著小木棍輕打了兩下他們的小手,說:“嗯,晚上你們自己和爸爸說。”

係統:“!!!說好的不動手呢?”

沈瑤和係統解釋道:“就那麽一小下,又不疼。”

係統:“嗚嗚可是我心疼。”

沈瑤:“你夠了,你簡直比隔輩親還要離譜。”

……

晚上,陸硯回來後,沈瑤直接和他說了這件事。

他們都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既完美又懂事的小孩,有些事,還需要大人用心引導和教育才行。

不過他們也確實還小,加上很輕易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寵愛,有時候就不會想那麽多,但是可不能長期這樣,習慣拿別人做藉口可不行。

陸硯和沈瑤的教育理念基本同頻,在瞭解清楚事情的經過之後,單獨和森森嘟嘟去說了。

等他說完回來之後,立馬就去抱了乖女兒,親了又親,柔聲道:“爸爸保證把哥哥們都教得好好的,讓他們成為你以後的堅實後盾。”

……

後來,孩子們慢慢長大了。

在沈瑤和陸硯的教育下,他們逐漸從調皮不知事的孩童,變成有責任感、有擔當的青年。

他們上高中的時候,妹妹陸念還在上初中。

歲歲大名叫陸念,和小名歲歲對應歲歲年年。

陸念自小時候起,模樣就精緻又漂亮,上了初中之後,更是標致得不得了。

每年到了她生日的那一天,她在學校收到的禮物都能摞成小堆,因為總有人會趁她不在座位的時候把禮物放到她的座位上。

為此,她很是苦惱,因為基本上都不知道是誰送的,想還回去都還不了。

可能是因為以前她會把禮物直接還給對應的人的原因,後來他們竟然都不署名了,除了她的幾個好朋友以外,基本上都不知道還有誰送了她禮物。

放學後,家裏的司機來接她回家,幾個好朋友幫她一起把禮物帶過去。

路上,他們和一個模樣俊朗無比,但表情冷淡,看著就是高嶺之花的男生擦肩而過。

陸唸的閨蜜周雨涵小聲驚呼道:“我嘞個豆,這不是高中部校區的校草嗎?他怎麽會出現在我們初中部這邊?”

聞聲,陸念順著閨蜜的視線看過去,然後就看到了那一個並不算陌生的身影。

她好像……曾經在家裏看到過那個男生,他應該是來家裏找過她哥哥,而且好像還不止一次。

原來,他就是他們高中部那邊的校草嗎?

不過很快,她就收回了打量的視線,繼續向前走去。

周雨涵也收回自己的一驚一乍,趕緊跟上陸唸的步伐。用看。”趙瀅蹙眉:“不需要?你在開什麽玩笑?到時候你們倆分手了,對方在媒體麵前胡說八道的話,對集團會有多大的影響你想過嗎?”傅霆琛不在意:“您的顧慮太多了,首先,目前看來我和她並不可能會分手,其次,她不是那種會胡說八道的人。所以,您就別管了,我自有分寸。”趙瀅頭疼:“霆琛,你是不是有點戀愛腦了?”傅霆琛:……趙瀅繼續道:“媽可以理解你這二十八年來,一直單身,頭一回遇到喜歡的人,難免容易放下心中的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