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210章 落魄絕美假千金vs清冷竹馬06

第210章 落魄絕美假千金vs清冷竹馬06

t到它的吃味。係統轉念一想:“對耶,我比它厲害多了,根本不用對比!”沈瑤:“沒錯,你要記住你自己就是獨一無二的,不需要和任何事物進行對比。”係統高興了,笑眯眯地說:“宿主大大,我知道了,謝謝您!”沈瑤失笑不已。等把早餐放好,叫聞錚出來吃的時候,沈瑤被係統逗笑的好心情都還繼續保持著。聞錚多看了她兩眼,眼眸中閃過一抹深思。“沈瑤。”他主動開口叫她。沈瑤抬眸,“怎麽了?聞先生。”聞錚:“昨天你遇到的那幾...路上,沈瑤帶過來的書包被陸硯熟練地拿過去背起來,動作間自然到沈瑤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

誰能想到呢,這看似清清冷冷的人,實際上,還挺……體貼?

不過,他也是慢慢變的,起初,他依舊那個拽酷冷淡的小男孩,後來,不知怎麽的他就開始變了,然後就彷彿冰塊融化之後一般,逐漸褪去冰冷的氣息。

很快,小嵩山就到了。

陸硯背著書包走在前麵,沈瑤走在後麵,兩人一前一後地開始爬。

這座山並不高,大概兩個小時後就到了山頂。

陸硯從揹包裏拿出兩瓶水,遞給沈瑤一瓶。

好在沈瑤有多備水的習慣,要不然這會兒還不知道要怎麽分配水。

兩人都喝了大半瓶水後,正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有人叫沈瑤的聲音。

“沈瑤,沈瑤同學!”江唯激動無比地一邊叫著沈瑤,一邊朝這邊揮手。

陸硯朝麵生的江唯投去一道冷颼颼的視線,淡淡地打量他,問沈瑤:“他是誰?”

沈瑤:……

“江唯,你怎麽也在這?”沈瑤隨口問道。

江唯頓時感覺受寵若驚,沒想到沈瑤居然記得他的名字!

“我、我和我表哥一起來爬山。”江唯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紅著臉不敢多看沈瑤。

沈瑤笑了笑,說:“那你繼續,我和我朋友先去那邊休息了。”

江唯害羞地點了點頭。

陸硯這還有什麽不懂的,就眼前這沒幾句話就紅臉的小子,八成是沈瑤的追求者之一了。

因此,在沈瑤往那邊的亭子走的時候,陸硯停下了腳步,擋在江唯麵前,冷冷道:“沈瑤不是你想追就能追的,明白嗎?”

江唯這才注意到沈瑤口中的這位“朋友”,總覺得有幾分眼熟,微蹙了蹙眉,說道:“我追我的,關你什麽事?”

陸硯:“那你看她答應你嗎?”

江唯:……

不是,這人……有病吧?

陸硯沒再停留,快步追上沈瑤的步伐。

沈瑤坐下後,從書包裏掏出一個蘋果遞給陸硯,隨口問道:“這次比賽,如果你能拿獎的話,有機會保送A大嗎?”

陸硯一頓,輕輕地點了點頭,說:“有機會。”

沈瑤又掏出一個梨給自己,笑了笑,說:“那希望你能一切順利啊陸硯。”

順利的話,也許明年她上高三的時候,他就已經能直接上大學。

陸硯抿了抿唇,沒說話。

許久之後,他才淡淡地說了一句:“參加高考,也挺好的。”

中午的時候,他們就下了山。

陸硯直接帶沈瑤去自己家裏吃飯,因為在下山前,他就已經叮囑好家裏的阿姨做什麽菜。

沈瑤一開始還在猶豫要不要去,但一聽陸硯報菜名,她就……不猶豫了。

陸硯家做飯的阿姨,是挺厲害的,那手藝,簡直絕了。

……

一個月後。

陸硯所在的團隊參加的奧數比賽,拿了金獎,A大直接來撈人了。

陸硯就這樣順利拿到了A大的保送資格,但是看上去也並沒有很開心的樣子。

沈瑤恭喜他:“你比我們要早一年體驗美好的大學生活,也不用經曆高考備考的艱辛,真好。”

陸硯:“我之後去上大學,那你每天怎麽回家?一個人騎車回去嗎?”

沈瑤一怔,點了點頭:“嗯。”

陸硯沉默。

不知道為什麽,對於這些變動,他總感覺沈瑤好像很平靜的樣子?

所以……

他在她心裏,可能並沒有那麽重要。

想明白這一點,陸硯有些慌了。

以後他不在,指不定那些追求者會有多放肆……

……

春去秋來。

沈瑤高三。

陸硯大一。

沈瑤因為目標是考上A大,所以學習的任務很重,平時很忙,根本沒有時間去想別的,更別說是玩手機了。

陸硯因為剛接觸大學的課程,再加上很多事情都排得滿滿當當的,基本上隻有很少的空閑時間。

再加上陸硯也不想打擾她學習,兩個人就這樣比以前的聯係少了很多。

……

高三,在沈瑤滿18歲的這一天,係統終於結束休眠,順利蘇醒了。

這一刻,沈瑤腦海裏傳來了熟悉的機械音:“宿主大大,我回來啦。”

沈瑤高興得簡直想原地跳起來,“寶貝統子!你可算是醒了!”

係統嘿嘿地笑:“宿主大大,您有想我嗎?”

沈瑤笑眯眯:“當然,沒有你的日子裏,我度日如年喔。”

係統悄悄紅了臉。

……

敘舊過後,係統立馬勤快地開始幹活。

“叮,小世界《青梅竹馬:絕美假千金她線上落魄》劇情解析已完成,正在接入中。”

“接入已完成,小世界畫麵暫停中。”

沈瑤這才終於接收到了這個小世界的劇情。

這個小世界的她,會在高考結束的第二天,得知自己是假千金。

而真千金,也會在同一天回到沈家,憤憤不平地指著她破口大罵,恨她占據了她十幾年的好生活,並哭著讓沈遠洲和田薇趕走她。

沈遠洲和田薇早就因為她不配合討好陸家的事,而心生怨懟,順勢就直接把她趕走了。

說起來,他們還是在她高二長開的這一年,因她長得越來越不像他們,而心生懷疑,所以悄悄取她的頭發做的親子鑒定。

這一鑒定,還真的就發現她不是他們親生的孩子。

於是,他們帶著無比複雜的心情,開始從當年接生孩子的醫院,開始查起,找尋親生的女兒的蹤跡。

這一切,他們都是瞞著沈瑤來進行的。

期間,也越來越看沈瑤這個非親生的孩子不順眼,還會把生意上的不順歸因於她,在心裏埋怨她不懂事,都沒能攀著陸家拿到點實在的好處。

他們私心裏覺得,果然啊,這非親生的孩子,就是白眼狼養不熟,也怪不得這麽多年來他們都隱隱對她有些喜歡不起來,原來都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緣故。

既然這樣,那他們何必再培養她呢?

這顆棋子,直接就廢掉了。

接下來他們隻要傾注心血培養親生女兒就好,指定比這非親生的要靠譜得多。………下午,他們從沈家出發回家。車上,陸湛微不可察地輕舒了口氣,有種自己總算跨過第一個關卡的感覺。不過,今天聊下來他發現,在沈瑤父母的想法裏,好像並沒有想讓他們提前結婚的意思,最多就是同意他們繼續處著,然後剩下的事情慢慢來,以後再說。不過……他現在是還沒到能領證的年紀。陸湛想了想,覺得也能理解,畢竟,他現在確實還處在學業和事業變動的情況中,確實也不適合在這樣的關頭急著操辦結婚的事。………第二天,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