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203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38

第203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38

����Lucy����Ҫ������ǰɣ��Ǻã����ҬF�ھ�ȥ�������k�����Y����һ�½��������ϼ��F�����������f���㣬߀����Lucy�f���㣿��Lucy�@�¸����ˣ�����æ�rס���򬎣���Щ��Ӳ���f�����������b���_��Ц�Ĺ�����e���檔����Ŷ���ǿ����Ǻô����Ц�������� ������Ȥ�O�ˣ���Ȥ���Ҷ����H�Ե������Iǰ�������fһ...當天,悅悅回家就和沈瑤說:“媽媽,我想要弟弟妹妹。”

沈瑤問她:“怎麽突然就想要弟弟妹妹了?”

悅悅:“因為我想當姐姐了。”

沈瑤:……

她想到哥哥和嫂子之後生的寶寶,於是和悅悅說:“等舅媽肚子裏的小寶寶出生,你就是姐姐了。”

悅悅:“我可以多當幾個寶寶的姐姐呀,越多越好。”

沈瑤:……

有時候,真的不是很理解小娃娃的腦袋瓜裏都在想些什麽。

不過,這不影響她拒絕她:“媽媽已經有你和你哥哥,足夠了。”

悅悅低垂著眼簾,說:“那好吧,那我之後再來問,看看還有沒有可能。”

沈瑤看她那一副可憐兮兮的小模樣,雖然也有些於心不忍,但是她確實已經決定不生了。

而且這個時候已經有了計劃生育的政策,她和顧凜就算是真的想生,也生不了。

於是,她耐心地和她解釋:“寶寶不是想生就能生的,這其中需要考慮的事情不少喔,等你以後長大了就明白了。”

悅悅:“好的媽媽,那我再想想。”

晚上,當沈瑤和顧凜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兩人的意見都達成了一致,那就是:

不生。

不過,如果女兒再提及的時候,又該怎麽和她說呢?

在沈瑤糾結的時候,顧凜已經悄悄覆了過來,柔聲道:“瑤瑤,夜裏就別管孩子了,這是我們自己的時間。“

說完,他就熟練無比地撕開一個小雨衣的包裝。

夜,還很漫長。

……

天快亮的時候,沈瑤依偎在顧凜的懷裏平緩地呼吸。

顧凜一臉滿足地抱著沈瑤,他愛極了她現在的這副依賴模樣,每每都覺得欲罷不能,恨不得和她就一直這樣,直到天荒地老。

而且,這麽些年來,他都已經感覺到自己開始在變老了,但懷裏的妻子始終年輕貌美、嬌豔欲滴,哪哪都又嫩又香的,彷彿那天上的仙女一般。

想到這,他突然有了點小小的自卑感。

他們的年齡差距是六歲,以後,他一直會老得比沈瑤要快,那會不會有一天,沈瑤會嫌棄他老?

於是,他默默將沈瑤抱得更緊了,甚至有些不自信地開口問:“我現在老嗎?瑤瑤。”

沈瑤挑了挑眉,開玩笑道:“有點老喔,顧凜同誌。”

顧凜:!!!

他心頭一緊,像是要證明什麽似的,突然壓到沈瑤的身上,咬著牙將她的手固定在上方,用力地親她。

然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凶猛侵占,比任何一次都要凶猛和不留餘地。

沈瑤隻覺得眼前彷彿有白光一陣陣地閃過似的,大腦一片空白,全身上下都不聽使喚,任憑……

恍惚中,還能聽到男人帶著邪氣的聲音:“媳婦兒,我老嗎?”

窗外已經開始變白。

沈瑤攀著他堅硬肩膀,嗚咽著輕搖頭。

顧凜笑了笑,繼續道:“乖,說出來。”

沈瑤:“嗯……不老。”

顧凜這才滿意,放過了她。

盡管如此,沈瑤當天還是渾身酸軟無力,沒能去實驗室。

但顧凜,卻能精力充沛地去訓練。

沈瑤想了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是真的一點都不老啊,體力和精力一直都杠杠的,和剛結婚的時候沒什麽區別。

就是可憐了她的小腰,吃不消。

……

幾天後,當悅悅再提起想要弟弟妹妹的事時,顧凜聽到後隻隨口道:“爸爸年紀大了,生不了。”

沈瑤憋笑,之前還怕自己老了被媳婦兒嫌棄的男人,這會兒倒是不怕了。

可能,是被媳婦肯定和認可之後,就無所畏懼了吧。

不過好在,之後悅悅確實沒再怎麽提過想要弟弟妹妹的事了。

隻是,當有人開玩笑問起她,想不想要弟弟妹妹的時候,她會童言無忌地來上那麽一句:“我爸爸說他老了,沒辦法生弟弟妹妹。”

眾人:!!!

傳下去,顧凜不行。

不過在看到沈瑤那張每天都像是被滋潤透了的幸福小臉時,眾人又彷彿噎住一般,造不動謠了。

……

時間緩緩流逝。

十五年後。

孩子們漸漸長大。

顧循和顧悅都考上了A大。

沈瑤自己當年在博士畢業後,直接留任A大,現在已經是農學院的一名教授。

這些年來,她累計培育出了近百種珍貴植物的優良品種,其中還有一些對醫學研究有重要幫助的作用。

顧凜在這十五年的時間裏,立過不少功,所以也在一步步地往上走,如今已經是身居高位。

不過,這樣的榮譽也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得來的,他身上有不少暗傷,都是長年累月留下來的。

還是後來沈瑤怕他老了以後身體扛不住,開始幫他慢慢調養,纔好了很多。

……

生活看似簡單又美好,實則,就算是再幸福的家庭,偶爾也會有一些小煩惱。

就比如近段時間,沈瑤和顧凜開始頭疼女兒顧悅的一些問題。

例如現在——

顧悅正笑眯眯地從樓梯上走下來,在看到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她的宋燃後一頓,開口道:“宋燃哥,你怎麽過來了?”

而此時宋燃看上去好像還有點委屈的樣子,看著顧悅說道:“悅悅,你昨天為什麽和陸鳴單獨出去滑冰?”

顧悅一噎,也不知道他是怎麽知道的。

“呃……”

“陸鳴哥他正好約我一起,我就答應了。”

她的話音一落,家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保姆阿姨默默走過去開門。

不久後,傅琛微沉著臉走了進來,在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宋燃後,薄唇輕抿,語氣不明道:“你怎麽在這?”

宋燃挑了挑眉,朝顧悅豎起了大拇指,說:“得,又來一個,顧悅,你厲害。”

顧悅:……

她看向傅琛,也問道:“傅琛哥,你怎麽來了?”

傅琛問出了同樣的問題:“你昨天,單獨和陸鳴出去了?”

顧悅:……

他又是怎麽知道的?

“是啊,怎麽了?”顧悅反問。

傅琛低笑:“怪不得那小子那麽得瑟,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宋燃:“悅悅,什麽時候你也可以和我單獨去滑冰嗎?”

顧悅嘴角抽了抽,這很難回答。

……

沈瑤和顧凜碰巧撞上了這一幕,沈瑤覺得這看上去還有點修羅場的意味。

沈瑤:6。

顧凜:沉默。

不過,在宋燃和傅琛走後,沈瑤和顧凜還是和顧悅談了談。

沈瑤:“悅悅,你如果喜歡誰或者不喜歡誰的話,最好明說,該拒絕的就拒絕了,省得給自己添麻煩。”

顧凜:“爸爸覺得那三個男孩都不太行,你少和他們一起出去玩。”

顧悅:“媽媽,隻是喜歡一起玩的話,算是喜歡嗎?”

沈瑤沉默。

片刻後,沈瑤:“讓你爸來回答。”

顧凜:“不算。”

顧悅:“好吧,那我就一個都不喜歡。”

顧凜:“嗯,之後別和他們一起玩了,想去滑冰的話,讓你哥陪你去,或者讓我和你媽媽一起陪你也行。”

顧悅:“可是不是那種喜歡的話,那我和他們也還是朋友啊,為什麽不能一起玩?”

顧凜:“你當他們是朋友,他們可不一定。”

顧悅:“無所謂,隻要玩得開心就好。”

顧凜:……

沈瑤:……

一年後,顧悅談戀愛,把男朋友帶回家介紹給沈瑤和顧凜認識。

這個人,並不是傅琛、陸鳴和宋燃中的一位,甚至都不是顧悅這些年來認識的朋友中的任何一位,也不是大院裏誰家的孩子。

不過,沈瑤正巧認識他,他是A大金融係裏的風雲人物,當年高考時的省狀元,很優秀。

之前她倒是沒太過於關注,現在仔細看,發現他的模樣很是俊朗,隻是性格有些內斂,看上去話不是很多的樣子。

不過,每當他看向悅悅的時候,那雙眼睛裏,彷彿有光一般地明亮。

沈瑤笑了笑。

……

自那以後,沈瑤再也沒看到傅琛、陸鳴和宋燃三個人中的任何一個來家裏找悅悅了。

隻是,在她婚禮的那一天,宴席上多了三個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

……

多年後,沈瑤老了,循循和顧悅早已成家,連孩子都生了,沈瑤時不時會幫他們帶帶。

但更多的時候,還是他們自己帶,她隻會在自己很閑的時候搭把手,主打一個自己舒服為主。

顧凜退下來後,陪她的時間更多了,他們兩個人,每年都會出門這裏看看,那裏看看,利用餘生的時間,好好欣賞各地的風景。

這一生,兩個人都無病無災,過得很舒心。

孩子和孫子也都聽話,還有出息,他們幾乎都不用操太多的心,挺好。

後來,在顧凜先一步去世之後,沈瑤叫出了係統,說:“我們也該走了。”

係統:“好。”高一低地對視,江瑾川略微彎下身,更靠近她一些,聲音裏的冰冷感好像重新匯聚到了一起,“沈秘書,好好吃飯,如果你膽敢把自己餓暈,那我會直接開了你。”沈瑤:???係統:???江瑾川在冷冷地說完這句話後,就轉身離開,留下一臉懵的沈瑤和係統。係統一臉迷茫:“宿主,江瑾川剛剛說的,是要開除你嗎?”沈瑤搖了搖頭,“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十秒鍾後,沈瑤收到了來自江瑾川的微信訊息。【微信轉賬:請收款??100000....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