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97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32

第197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32

麽知道?”蕭衍沒回答她的問題,反問道:“怎麽又放著不燒?”沈瑤停頓了一瞬,然後才和他解釋道:“將軍,山靈廟這邊有個說法,如果要給意外死去之人燒紙錢的話,最好是要等到太陽即將落山的那一刻開始燒,然後在太陽完全落下之前燒完。”聞言,蕭衍反倒有些疑惑,他怎麽從來沒有聽到過這種說法?他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從來沒有聽到過這種說法,是因為這些都是沈瑤臨時瞎編的。不過,他並不打算在這上麵糾結太久,所以直接問沈瑤...徐茵揚起鍋鏟子,嚴肅道:“主要還是得做顧凜的思想工作,你瞧瞧瑤瑤那小身板子,再看看顧凜那大塊頭,肯定都是他起的頭,瑤瑤力氣哪能大得過他?

不行,我非得教訓教訓這莽小子,省得他不知輕重,飄得沒邊了。”

正打算進來洗個水果就走的顧凜:……

他就這樣站在廚房門口,聽了個全程。

然後——

他小心翼翼地挪開腳步,默默溜了。

他還是換個地方洗水果吧。

……

客廳裏,顧老爺子在問沈澈最近的情況,看看他有沒有可能再往上挪一挪位置。

沈澈一臉認真地回答已經退了的老首長的問話,心裏其實一點兒也沒底。

然而,就在他說完話後,顧老爺子朗聲一笑,說:“有戲。”

沈澈頓時雙眼發亮,憨笑道:“真的嗎?”

顧老爺子點了點頭,說:“當然。”

正巧這時顧凜洗完水果走過來,聽到後隨口一問:“什麽真的?”

顧老爺子:“你大舅子立功的事。”

顧凜挑了挑眉,說:“哥,你就等著吧,會有好訊息的。”

上司的上司都這麽說了,沈澈的心裏就更踏實了。

他笑了笑,實誠道:“希望能有機會分到家屬院的房子,到時候還能接我爸媽過來一起,以後他們見妹妹和外孫也方便。”

他這一番實誠的話,聽得顧老爺子心裏舒坦,他最喜歡的,就是這樣一條心,互相為對方著想的兄弟姐妹。

而且,他們兩家還是親家。

他笑了笑,心裏尋思著到時候沈澈要真到了能分房子的那一步,他就打個招呼讓他們給他分個好點的。

許蕙蘭正好端著東西走出來,聽到沈澈的這一番話,笑著說道:“你先自己娶個媳婦吧,再談接我們過來的事。”

沈澈臉上一窘,頓時不吭聲了。

要他娶媳婦,估計得好久以後吧?

顧老爺子:“我瞧著這孩子可以,說不定再過不久,就會有媳婦了。”

徐茵也出來跟著說道:“是啊,孩子們緣分到了自然就很快的,你瞧瞧阿凜和瑤瑤,不也是因為緣分嗎?

想當初,阿凜也是像阿澈現在這樣,對這些都不感興趣,我還以為他要打一輩子光棍呢,誰曾想,有一天他出完任務回來,就突然和我說他想娶媳婦,問我帶禮上門拜訪的事。”

提及往事,當事人的臉上頓時紅了。

顧凜輕咳了一聲,不自在道:“媽,這都是以前的事了。”

徐茵微笑補刀:“而且,阿凜的年紀還比阿澈更大。”

顧凜:……

得,抗議根本無效。

……

吃過午飯後,沈澈回去繼續訓練,顧凜則上樓陪媳婦睡午覺去,下午再去訓練。

房間裏,洗漱過的兩個人正緊緊地抱著,吻得難分難舍,哪裏還有眾人麵前時的克製模樣。

呼吸交纏間,顧凜漸漸轉移陣地。

沈瑤緊緊地咬著嘴唇,抑製地輕呼了幾聲……

緊接著,就聽到顧凜酸裏酸氣道:“真是便宜以後的小崽了。”

沈瑤:……

直到下午,顧凜離開去訓練,沈瑤才紅著臉重新扣回衣服上的釦子。

嘶,可真是個粗人,那力氣大得,她都快要吃不消了。

“係統寶寶,給我一些緩解的藥丸。”

係統:“宿主大大,您還要之前的那些嗎?”

沈瑤:“當然,不然還有哪些?”

係統嘿嘿一笑,“我找到了一些新的,是專門為特定的地方而打造的喔,緩解效果更佳。”

沈瑤挑了挑眉,說:“那就用這個新的吧,我試試。”

係統點了點頭,十分積極地把道具拿給沈瑤用,然後說道:“一顆一千萬。”

沈瑤:……

算了,她用都用了。

真是稀裏糊塗就入了係統的消費陷阱啊,係統是懂推銷的。

不過,好像效果確實又快又好?

……

樓下,顧凜被自己親媽和丈母孃同時攔住。

徐茵一臉嚴肅道:“耽誤你幾分鍾的時間,我和你嶽母有點事想要叮囑你。”

顧凜的腳步一頓,老老實實地走過去。

徐茵開門見山道:“平時對你媳婦溫柔點,知道嗎?頭三個月給我老老實實的,別瞎折騰。”

顧凜:“嗯,我知道了,媽。”

許蕙蘭:“往後也要仔細著些,萬萬不能輕舉妄動,反正生完後,你們有的是時間。”

顧凜:“咳、我明白了。”

徐茵:“嗯,沒事了,你去訓練吧,就這麽些話,剛剛本來想逮著你說,你上樓太快了,沒來得及。”

顧凜:“那我先走了。”

徐茵擺了擺手:“走吧走吧。”

傍晚,沈瑤睡醒之後走下樓,徐茵一看到她,就進廚房裏端了一小盤酸蘿卜出來,讓她嚐嚐看。

這是她和許蕙蘭新學的。

沈瑤嚐了一塊,然後眼眸一亮,緊接著,又連著吃了好幾塊,覺得味道是真的很不錯。

徐茵一看她喜歡的樣子,就知曉她應該是做得正合她的胃口了,心裏也舒了口氣,覺得和許蕙蘭學的這一手真是不虧。

許蕙蘭看徐茵是真心實意對瑤瑤好,心裏也舒坦,這樣的話,瑤瑤懷孕期間,再加上以後坐月子恢複,能幸福不少。

不過,眼下她還有一個擔憂,那就是沈瑤的工作問題。

想到這,她也就順口問了:“瑤瑤,你懷著孕之後上班要緊嗎?”

她之所以這麽問,並不是因為沈瑤嬌氣,而是考慮到了小學生太過於活潑,可能會有撞到她的風險。

這要是撞了,可不得了。

沈瑤:“不要緊的,我現在其實還好。而且,學生們也還行,喜歡鬧騰的沒幾個。”

況且,有係統的保護和提示在,她不怕。

許蕙蘭:“那你之後該請假就請假哈,千萬別硬撐著。”

沈瑤點頭,“嗯,媽,我知道的。”

……

幾天後,許蕙蘭就回石灣大隊了,是顧凜開著車送她回去的。

本來沈瑤也想跟著一起,但是考慮到路途太過於顛簸,還是打消了念頭。

許蕙蘭也沒讓她送,隻叮囑她一定要注意身體,好好休息,她過段時間再來看她。起,並不會哭著找爸爸媽媽。於是,年輕的小夫妻倆,就這樣愉快地收拾好行李準備出發了。這一次的行李,很多。其中有單獨的五箱,是用來裝陸湛期待已久的婚紗。蜜月的第一站,他們選擇在國內的一處風景宜人的比較僻靜的地方。那五套婚紗,最終每一套都發揮了它該發揮的作用,而且,到最後已經全部廢掉了,不用再帶回家。就算它們沒有全部壞掉,沈瑤也不想把它們再帶回家,因為……她曾經穿著它們和陸湛發生過什麽事,稍一想起來就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