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84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19

第184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19

秘書贏了,付誠答應讓利十個點。”江瑾川:“什麽時候的事?”對方:“就在你離開的時候。”江瑾川臉一沉,望向付誠的眼神裏帶了些慍怒,他把手中的酒放下,然後推了推已經醉倒的付誠,“醒醒。”付誠依舊趴在桌上,一動不動的。江瑾川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付誠,你總得給我個交代吧?”付誠迷迷糊糊地將眼睛睜開出一條細縫,勉強能認出和自己說話的人是江瑾川,然後就又重新閉上了眼睛。江瑾川:......一旁的投資商趕緊和江...顧凜的手微微攥了起來,有些不自在道:“你哥哥過幾天就要離家回軍營了,你,到時候會回家送一送他嗎?”

沈瑤含糊回答道:“應該會的。”

顧凜:“好,我回去之後會轉告他的。”

沈瑤挑了挑眉,問:“是我哥拜托營長你來問我的嗎?”

顧凜輕咳了一聲後,掩飾什麽一般地說道:“那倒沒有,隻是我個人覺得他會想知道。”

沈瑤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然後笑著說道:“那就辛苦營長你幫忙轉達啦。”

顧凜:“好。”

沈瑤:“那你快去吃飯吧。”

顧凜沒動,雙眼直勾勾地望著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沈瑤:???

之前不是還無情嗎?

怎麽這會兒又變了?

難道,顧營長,就吃小別這一套?

沈瑤暗自笑了笑,那等他走了之後的大別,可就好玩了。

她有預感,就算離開了,以後他也一定還會再回來。

況且,就算他不回來,沈瑤也會想辦法讓他再次回來。

此時的沈瑤還覺得顧凜的這一特質有些好玩,沒有再往深處想。

但是以後的她,可就深深領會顧凜這一特質帶來的非同一般的“小別勝新婚”了,又猛又凶,貪吃如她,也根本吃不消,頂不住。

“營長,我下午還有課,要不,就先這樣?”沈瑤說道。

顧凜有些僵硬地點了點頭,開口回應道:“那就先這樣吧,不打擾你備課了。”

沈瑤:“好,那我就先回去了,顧營長,。”

顧凜:“嗯。”

然而,就在她轉過身的那一瞬間,手突然被顧凜給握住了。

不過他很快就鬆開,然後離開。

沈瑤一怔。

因為現在她手裏多了一小團錢和票。

“顧營長,等一等。”沈瑤追上直接離開的他,把錢塞回他手裏,客氣道:“這我不能要。”

顧凜抓著她的手又放了回去,說:“沒多少,留給你,可以買東西用。”

沈瑤推回去,搖了搖頭堅持道:“不行,我不能要。”

顧凜猶豫了一瞬,像是讓步一樣:“好吧,那就算了。”

沈瑤:“謝謝你的好意,那我先走了。”

顧凜突然一笑,說:“好。”

沈瑤轉身就離開,隻是,在走到宿舍門外,她掏口袋裏的鑰匙想要開門的時候,指尖卻觸碰到了那一小團熟悉的錢和票。

沈瑤:……

沈瑤:???

所以,顧凜到底是什麽時候放進來的?她竟然絲毫都沒有察覺到?

……

晚上。

沈瑤躺下後,腦海裏閃過今天看到的顧凜壯碩又挺拔的身軀,又想到他居然敢悄悄塞錢,忍不住張著紅唇生氣地輕咬了咬指側,讓係統給她一顆【入夢丸】。

係統老淚縱橫:“隔了好幾天,您終於想起來用一用了。”

沈瑤:……

很快,她閉上了雙眼,進入夢鄉。

……

在夢裏睜開雙眼的時候,沈瑤有些懵。

因為她發現,自己正被顧凜從背後抱著……

某些事情,已經是進行時了。

她原本還想進來“懲罰”他一番呢……

不過,眼前的情況,她還是第一次遇到,並不清楚是怎麽回事,按理說【入夢丸】都會讓事情從頭開始吧?

哪能一開場就是跪在……被緊抱著……

不過很快,她就顧不上這些思考了,因為身體上的感覺,蓋過了一切。

……

第二天早上。

沈瑤扶著腰問係統:“係統寶寶,你知道為什麽有些時候【入夢丸】一進去的場景就是正在進行時嗎?”

係統:“宿主大大,一般不都是正在進行時嗎?”

沈瑤:“你別單純理解,你切換一下秒懂模式。”

係統恍然大悟:“原來您是這個意思啊?”

沈瑤:“對,那這是為什麽呢?”

係統在後台查了查【入夢丸】的使用說明和提示,才知道:“宿主大大,是這樣的,昨天夜裏,在您用【入夢丸】之前,顧凜就已經夢到您了,所以……

其實相當於是您進入到了他的夢裏,就會那樣了。”

“我進了他的夢裏?”沈瑤驚訝,“那意思是,他自己夢到在和我……?”

係統紅著臉點了點頭,說:“是這樣的喔,宿主大大。”

沈瑤挑了挑眉,輕笑道:“真是小看他了哈,沒想到不僅悶,還挺……”

她沒再說下去。

當天下午,上完課的沈瑤,回到宿舍後,鎖好門從空間裏帶了些糖果和餅幹出來,然後又拿了一塊一斤多的豬肉出來,都包好後就拎著回家了。

許蕙蘭看到她突然回家,高興得不得了,對著她是左看看右看看,瞧著她是胖了還是瘦了。

沈瑤把掛在車上的東西拎給她,笑著說:“媽,我帶了點東西回來,您看看。”

正巧這時沈澈和顧凜也回來了。

沈澈一看到妹妹,就高興地叫了叫她,然後走過去問她在學校待得怎麽樣。

顧凜跟著走了過去,目光緊緊地停留在她身上,帶著些灼熱的意味。

許蕙蘭看著沈瑤帶回來的東西,有些驚訝地問道:“這些,是你特意去買的嗎?”

沈瑤含糊回答:“不全是。”

許蕙蘭笑了笑,說:“既然你已經買回來了,那我就做主給分了,不過下次,可別再破費了。”

沈瑤:“好。”

許蕙蘭從袋子裏抓了一把糖果,先給顧凜,然後又抓了一把,給沈澈。

餅幹被沈瑤撕掉了包裝,不好分,所以許蕙蘭就沒分。

那塊大豬肉單獨裝著,不和糖果餅幹這些放在一起,許蕙蘭直接分開拎著進了廚房。

沈澈笑眯眯地跟著許蕙蘭進了廚房,他還要吃點餅幹。

院子裏,頓時就隻剩下沈瑤和顧凜在。

沈瑤看了顧凜一眼,直接從口袋裏拿出那一小團錢和票,塞回他手裏,堅決道:“顧營長,這個,你別再給我了。”

顧凜看著這一小團東西,然後又看了看手裏被分到的糖果,說道:“你就當我買你這些糖果了。”

沈瑤:“這些錢太多了,我不要。”

顧凜:“不多。”

沈瑤咬牙切齒:“不多?這在石灣大隊都夠娶姑孃的彩禮錢了,這還不多嗎?”著這些陌生的東西,迷茫地逐一點開關於它們的詳細介紹。【靈泉水:配合隨身空間啟用使用,可直接飲用,效果:美容養顏、強身健體、改善虛弱的體質等。】【頂級入夢丸:比現實還要有真實感的頂級入夢體驗。】【欲罷不能:想要停止但是收不住。】【過目不忘:誇張比喻,您要是不及時記牢,也還是會忘的喔。】【種植巧手:提升種植蔬菜、水果等作物的水平和技巧,提高存活率和產量。】看完後,沈瑤指了指那個【欲罷不能】,瞪大眼睛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