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81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16

第181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16

了一身薄透如蟬翼的衣衫,笑盈盈地倚靠在床邊,對著他嬌聲喚道:“將軍……快過來嘛……”嬌人兒膚若凝脂,嬌媚妖嬈。那薄透如蟬翼般的衣衫,根本遮不住她渾圓飽滿的玲瓏和纖細婀娜的腰身。再往下……蕭衍不敢看了。他隻覺得彷彿有一陣洶湧的熱意由上而下地瘋狂躥動,讓他呼吸急促,渾身上下都滾燙異常。“將軍~您快過來幫幫我嘛,我好難受……”沈瑤捂著胸口,一臉求助地望向蕭衍。“幫、幫你什麽?”蕭衍很不自在地開口問道。“...“謝謝嬸子。”顧凜接過針線後,禮貌地說道。

許蕙蘭擺了擺手,笑著說:“不用客氣。”

沈瑤悄悄地看了顧凜一眼,她暫時沒辦法想象出顧凜這麽一個壯碩又威風凜凜的鐵漢子,拿著細小的針線,一針一線地縫著衣服的模樣。

更何況,他真的會嗎?

沈瑤的眼眸轉來轉去的,就是離不開顧凜和他手裏的針線。

許蕙蘭看到她打量著顧凜和他手裏的針線,大概能猜到她在想些什麽,笑著打趣道:“怎麽?怕人家營長像你一樣,不會縫衣服?”

沈瑤麵上一窘,瞬間就不吭聲了,知女莫若母,她被完完全全看穿了小心思。

其實她並不是不會,隻是在這個小世界裏她的設定就是這樣,縫得很不好罷了。

而此時,顧凜偏偏還插了一句:“我,確實不太會,勉勉強強吧。”

許蕙蘭一噎。

沈瑤悄悄笑了。

顧凜拿了針線後,也沒有什麽再留在這的理由,於是和許蕙蘭沈瑤說了聲先回去之後,就邁著步子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沈瑤的目的也差不多達到了,默默把兔子們放回去之後,和許蕙蘭打了個招呼就洗手就回屋了。

睡了個午覺醒來之後,沈瑤看著房間上空無聲地飄來飄去的衣服和日用品,就知道是貼心的係統在忙著幫她收拾行李了。

她抱著被子笑了笑,誇讚係統道:“你真的好好呀,都不用我開口說就知道自己收拾啦?”

係統如同搗蒜般地點頭,說:“那是當然啦,我做這些都已經做習慣了,而且,真要算起來的話,我為您做這些也有幾百年了吧。”

幾百年……

它說的也的確沒錯。

前麵四個小世界,差不多有三百多年。

“好感動呀,係統寶寶,謝謝你。”

“不用客氣喔,這些都是我應該做噠。”

……

傍晚,天色微暗的時候,一家人終於都下工回來了。

顧凜嫌棄自己身上有汗味,就先拎著一桶冷水,進到浴室裏洗澡了。

隻是,在他擦著濕漉漉的頭發從浴室裏走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院子門外站著的梁遠的身影。

而沈澈,正要走過去給他開門。

顧凜不知怎麽的,下意識就跟上了沈澈,在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走到梁遠的麵前。

沈澈直接開門見山地問梁遠:“梁知青,你來我家有什麽事嗎?”

梁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我想找一下沈瑤,我有些話想單獨和她說。”

單獨……

和她說?

顧凜比沈澈這個親哥先一步蹙了蹙眉,冷聲道:“單獨說話一點都不方便,你有什麽想和她說的話,直接在這兒說吧,我們會替你轉達的。”

梁遠臉上一僵,不悅地看向顧凜,小聲嘟囔道:“你又不是人家親生的哥哥,管得著嗎?人家親哥都還沒發話呢,你倒好,就先反對上了。”

顧凜挑了挑眉,淡淡道:“你在說什麽,大點聲。”

沈澈在這時也出聲:“是啊,梁知青,畢竟男女有別,你和我妹妹還是不要單獨說話的好,以免被隊裏的人看到了,會傳我妹妹的閑話。”

梁遠一噎,臉上頓時多了幾分不自在,他不敢說出來的是,他恨不得被別人看到,然後傳他們的閑話。

顧凜銳利的目光將梁遠掃視了幾遍,在看到他明顯心虛的表情時,眸光一凜,低沉著嗓音警告道:

“我勸你老實點,別亂起什麽小心思,否則……我,和沈澈,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梁遠身子一抖,頓時不敢說話了。

眼前的這個男人,看上去的確有能快速將他打趴下的能力,光是那一身壯碩的肌肉和淩厲的氣勢,就很不簡單。

隻是……他又能留在石灣大隊多久呢?

他可是專門去打聽了一番,知曉他隻在這裏再待不到半個月就會離開,而沈澈,也會跟著他一起離開。

到時候他們一走,哪裏還能管得到他?

不過眼下,他還是斂了心思,老老實實道:“麻煩你們幫我和沈瑤轉達一下,我家裏已經在周旋我回城的事了。

如果她願意和我處物件並結婚的話,我家裏人可以幫她解決工作的問題,到時候她就能直接和我一起回城,正式變成城裏的戶口。”

梁遠自認為,他丟擲的誘惑很大,畢竟這年頭誰不想成為城裏人?誰不想擁有一份體麵又穩定的工作?

沈瑤就算不喜歡他這個人,但總不能不喜歡城裏人的身份和熱乎的工作吧?

他自信地笑了笑,等待沈澈和顧凜的回應。

顧凜:……

沈澈:……

沈澈無語地看了梁遠幾眼,淡淡道:“你所說的這些,我妹妹一點兒都不感興趣,你還有別的事要說嗎?沒有的話就先這樣了。”

顧凜挑了挑眉,嗬,城裏人的身份?

要真想要城裏人的身份那還不簡單嗎?

沈瑤如果嫁給他,也能遷戶口變成城裏人,何必委屈自己嫁給梁遠這種小雞崽,看著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誰知道行不行呢?

況且,他口中所謂的工作,誰知道是幹什麽呢,萬一是苦力活呢?

越想顧凜就越瞧不上梁遠,就他這樣的,還敢三番四次地來打擾沈瑤?

此時的顧凜還沒有意識到,他在潛意識裏已經將梁遠當成了對手,甚至已經在心裏暗自和他較勁,看看誰更厲害。

正當顧凜想示一示威逼退眼前的小雞崽時——

沈瑤突然走了過來,好奇地問他們:“你們這是在幹什麽?”

梁遠一看到沈瑤,就激動無比地朝她揮了揮手,高興地把剛才那一番讓沈澈和顧凜轉達的話一股腦全說了出來。

沈瑤聽完後:……

她一言難盡地看著梁遠,直接拒絕道:“梁知青,我對你所說的這些,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對你本人也沒有什麽感覺,所以,你以後也別再過來打擾我了,可以嗎?”

她的話音一落,梁遠的表情迅速垮了下來,和剛才的興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顧凜聽到她的回答後,臉上的笑容慢慢浮現出來,刺痛了梁遠的雙眼。

梁遠咬了咬牙,生氣道:“沈瑤,這麽好的機會你不把握住?那以後,可千萬別後悔。”

沈瑤笑了笑,說:“梁知青,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對你丟擲的誘餌感到心動,所以,我是不會後悔的。”

梁遠惱羞成怒道:“以後你就是求著我,我也絕對不會再回頭了。”

沈瑤:……

顧凜直接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領,冷聲警告道:“說話給我客氣點。”

沈瑤對著梁遠諷刺地笑了笑,說:“不會有那樣的一天的。”

梁遠氣血上湧地轉過頭,不再看向沈瑤。

待顧凜一鬆手,他就頭也不回地快步離開了。。冰冰涼涼的水,順著他幹涸燥熱的喉嚨而下,帶走了一絲又一絲的滾燙。陸湛覺得還不夠,於是自己又倒了一大杯,這一次,他依舊是一口氣喝了下去。這下,在兩大杯涼水的醒神後,他才終於感覺自己能冷靜下來了。一旁的沈瑤,瞥見了他匆忙喝水的姿態,不知想到了什麽,悄然勾唇一笑。然而……沒過多久後,她就笑不出來了。因為,電影裏的劇情,已經到了開始虐的部分了。沈瑤看著電影裏接連閃過的畫麵,下意識地緊緊捏著懷裏的小兔子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