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79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14

第179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14

準備禮物去正式拜訪一下沈瑤的父母,看看他們對他的看法如何。如果,他們都點頭的話,那是不是就意味著,他可以更早一點和沈瑤求婚了?就算他還沒有到領證的年紀,但是他們也可以先籌備婚禮,等婚禮辦完再領證。想到這,陸湛不由得笑了笑,他最近,好像總是忍不住去暢想他和沈瑤的未來。然而現實的情況是,他連沈瑤的父母那關能不能過,都還是未知數。……下飛機後,沈瑤和陸湛打車回家。到家之後,他們都洗了澡之後才躺到床上休息...察覺到沈瑤的目光,顧凜朝她看過去,然後就看到她正望著他微濕的頭發,有些出神的模樣。

她此刻的眼神濕漉漉的,還帶了些羞意,不禁讓顧凜想到了昨夜夢裏……

【別……】

【輕點……】

……

還有他埋頭專注時,她兩隻手都穿插著他頭發的淩亂……

嘶——

別想了。

他提醒自己。

也別再看向沈瑤了。

他收回視線。

然後沈瑤就發現顧凜隻給了她一個複雜的眼神,然後繼續埋頭吃飯,全程幾乎不再看向她。

沈瑤一怔,這是……什麽情況?

平時他還會朝她這邊悄悄看幾眼的,怎麽在經過入夢的一夜之後,他反而……還更疏離了?

沈瑤百思不得其解,也跟著默默埋頭吃飯。

唯有係統小聲說道:“宿主大大,這顧凜果然如您所說的,是挺悶葫蘆的一個人,而且看上去還有些不解風情的樣子咧。”

沈瑤挑了挑眉,突然抓住了它話語中的盲點,奇怪地問道:“你不是不能看清小世界男主的臉嗎?”

係統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解釋道:“每到一個新的小世界裏,我就能多看清一點點,現在雖然還不能看得很清楚,但是也能看個大概。”

沈瑤瞭然,夾了幾片菜放到嘴裏,慢慢地吃。

然後就聽到沈誌山和她說話:

“瑤瑤,明天你就要去鎮上工作了,今天可一定要提前收拾好所有需要帶過去的東西,知道嗎?”

沈瑤乖巧地點了點頭,回道:“我知道的,爸,我已經在收拾了。”

沈誌山:“嗯,那就行,明天天一亮你就起來吧,然後騎著家裏那輛自行車走。”

沈瑤:“好。”

許蕙蘭跟著叮囑道:“如果剛工作比較忙的話,就不用隔一天回來一趟了,再隔幾天也沒事,不用著急哈,工作要緊。”

沈瑤:“嗯,我會看情況來的。”

許蕙蘭:“要帶的東西多嗎?比如棉被那些個大件的東西,需要帶嗎?”

沈瑤想了想,說:“應該是要的。”

沈誌山和許蕙蘭一怔,然後同時看向沈澈。

沈澈:啊,有,有什麽事嗎?

沈誌山開口道:“澈兒,你待會去方文家借一下他們的自行車,明天送你妹妹去鎮上一趟,到時幫她多帶點行李。”

沈澈這才明白了,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待會兒我就去。”

提到要離家的話題,飯桌上的氣氛好像突然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沈誌山和許蕙蘭是感覺有不完的叮囑和擔憂,沈澈是感覺妹妹真的長大了,開始出去麵對外麵的世界了。

而顧凜……

心裏則是酥酥麻麻的感覺,配合著複雜的情緒,一時之間很難想明白自己對於沈瑤要離家的真實感受。

……

飯後,沈瑤去自留地裏看了看生長著的蔬菜們,在看到它們長得越來越旺盛之後,就放心了。

然後她又去看了眼小兔子們,一隻又一隻地摸了摸它們,微嚥了咽口水。

許蕙蘭在一旁掏雞窩裏的雞蛋,見狀不由得笑了笑,說:“瑤瑤,你這麽饞這兔子呢?要不等再過一兩個月,咱們就宰一隻吧?”

沈瑤剛想說好,然後就又聽到許蕙蘭說:“不,都不用等一兩個月,咱們等顧營長和你哥回軍營的前一天,就可以宰一隻吃,我看就直接宰了那隻最大的吧。”

許蕙蘭說的那隻最大的,就是那幾隻小兔子的媽媽。

沈瑤點了點頭,認同道:“好,那我們就先吃那隻大的。”

許蕙蘭看沈瑤這麽積極的模樣,就想到了抓兔子回家的那天,她和沈澈描述顧凜抓它們的時候的模樣。

等之後顧凜離開了,那應該就很難再有人給她抓兔子了吧?

畢竟,她爸並不是個擅長打獵的,她哥……就更不用說了。

而現在的這一窩兔子,如果讓它們再生下去也養不起那麽多……

不過,這也突然讓她有了一些新的思量,她想了想,突然問沈瑤:“瑤瑤,你覺得獵戶家庭怎麽樣?”

rua著兔子的沈瑤沒有理解她的意思,問:“媽,您指的是什麽?是說他們的家庭條件嗎還是什麽?”

許蕙蘭看著還單純無比的女兒,猶豫著說道:“我指的是,如果是嫁去獵戶家裏,你覺得怎麽樣?”

他們隔壁村還真有一戶生活條件還不錯的獵戶,那個獵戶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跟著爹一起打獵,二兒子在城裏的工廠當臨時工。

就這個臨時工還是獵戶靠著一次次的獵物換來的。

雖然隻是臨時工,但也是城裏的工作,挺體麵的,能保證有一份收入。

沈瑤聽到她媽的話,突然有些懵。

嗯?

她雖然饞獵物,但是對獵戶並不感興趣的,她到目前為止,唯一感興趣的,就隻有……

那悶葫蘆一般的一身壯碩肌肉的大塊頭顧凜。

正當她想回答她媽說並不想的時候,餘光,突然瞥見了顧凜走出房間的身影。

她眼眸轉了轉,忽地提高了自己說話的音量,笑著回應許蕙蘭道:“媽,您說什麽呢?難道因為我喜歡吃兔子,您就想把我嫁到獵戶家裏嗎?那如果我想吃包子,您是不是就要把我嫁到包子師傅家裏去?”

許蕙蘭笑了笑,說:“瑤瑤,我可不是說著玩的,隔壁村裏,還真的有一戶獵戶家裏的兒子,條件和你挺般配的。”

沈瑤好奇地問道:“真的嗎?他年紀也和我一般大嗎?”

許蕙蘭:“嗯,沒記錯的話隻比你大個一兩歲,很適合。”

正當沈瑤還想再說什麽的時候,一道清冷低沉的嗓音打斷了她——

“嬸子,您能借一下我針線嗎?”

顧凜不知道什麽時候走到了她們的身後,想必已經將她們的所有對話都聽入了耳中。

沈瑤不由得在心裏暗笑,嘿嘿,真好,這把火,就這樣燒起來吧!

許蕙蘭一愣,問顧凜:“針線是嗎?你是要縫衣服褲子還是鞋子?”

這具體對應的針線還不一樣,所以她得先問清楚,以免給錯了。是他新的家。沈瑤和顧凜進到了獨門獨院的小平房裏。院子的麵積還行,足夠沈瑤以後種菜種花用,也有晾曬衣服的空間。往裏走,正門一開啟,就是客廳的佈局,家裏很幹淨,看得出來,顧凜是有專門打掃過的。正當沈瑤還想問房間有幾個的時候,身後的門,突然哢嗒一聲反鎖起來。緊接著,一雙有力的臂膀將她騰空抱起。她再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顧凜抱進了房間裏。“媳婦,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顧凜把她壓在床上,不由分說地開始細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