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69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04

第169章 七零:冷峻軍官太猛,嬌嬌吃不消04

問。“不是,是另外的店。”沈瑤突然有些羞意,“要不你就在這裏等我吧,我過去拿一趟,很快就回來。”江瑾川看了她一眼。沈瑤邁開步子就要走,然後被江瑾川握住了手臂,“我陪你去。”想到店裏擺設的那些套裝,沈瑤臉一紅,連忙擺了擺手:“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好,很快的。”江瑾川沒說話,但是握著她的手一直沒鬆。沈瑤軟軟開口:“你就在這裏等我嘛……”江瑾川的手微鬆。“乖,我很快就回來。”江瑾川聽話地鬆開了...許蕙蘭先是回答沈澈關於給沈瑤找物件的問題:“是啊,我尋思著你妹妹也到了該相看人家的年紀了……”

不過在瞥見跟進來的顧凜的身影後,她考慮到在人家營長麵前談這些兒女的私事不大妥,於是就止住了話頭,沒再繼續往下說。

可沈澈就沒有那麽多細膩的心思了,他笑著繼續往下問道:“媽,您這是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都有誰啊?您一一告訴我,我先幫我妹妹把把關。”

許蕙蘭擺了擺手應付道:“沒有沒有,先不說這個了,你快去洗洗手準備擺碗筷吧。”

沈澈也意識到了許蕙蘭不想多說,於是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噢。”

他們說的這些,沈瑤沒插話,隻默默地往鍋裏已經開始沸騰的水裏放切好的白菜,然後用鍋鏟慢慢推開。

在她身後不遠處,顧凜抬眸淡淡地朝這邊看了一眼,就很快收回視線,像是對一切都不感興趣的樣子。

……

第二天。

沈瑤被許蕙蘭叫醒。

她迷迷糊糊地就下了床,去給她開門。

“嘎吱”一聲,木門被完全開啟。

沈瑤一邊睏倦不已地揉著眼睛,一邊和許蕙蘭說“早”。

誰知,許蕙蘭不知怎麽地突然“哎喲”驚叫了一聲,然後就急急忙忙地推著沈瑤進到房間裏,自己也跟了進來,然後快速關上了房間的門。

沈瑤剛睡醒還懵著呢,緊接著就聽到許蕙蘭指著某處,語氣驚訝道:“瑤瑤,你、你的這兒……是不是又變大了不少?”

沈瑤這才低頭往下看,然後就看到了自己因為睡覺熱多解開了釦子而明顯露出的白嫩。

她臉一紅,有些害羞地捂住了胸口,嗔道:“媽……”

許蕙蘭吸了吸氣,叮囑道:“下次可不許就這樣開門,知道嗎?媽不急,你收拾利索了再開門就好。”

沈瑤乖巧地點了點頭。

許蕙蘭這才放心了,和她說快點起床洗漱去吃點早飯,待會要去上工。

沈瑤連聲應下。

許蕙蘭點了點頭,就出了她的房間,順便給她關好了門。

隻是,在她轉過身的時候,突然就碰見了人高馬大站在院子裏的顧凜。

他正筆直地站在那,手上還拿著一塊濕毛巾,卻不見動作,隻怔怔地低垂著眼簾,不知道在想什麽。

許蕙蘭剛才過來的時候還沒看到他,所以也沒多想,隻笑著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

顧凜也反應過來,禮貌地回了她的招呼。

在她走後,他突然拿著手上冰涼的毛巾,用力地蓋住臉,帶走幾分莫名升起的熱意。

也試圖提醒自己,方纔,他什麽都沒有看到。

……

沈瑤去吃早飯的時候,廚房裏隻剩下許蕙蘭一個人在。

她把盛好的一碗稀紅薯粥放到沈瑤的麵前,然後又悄悄給她遞了一個煮雞蛋,柔聲道:“快吃吧,馬上就到上工的時間了,媽等你一起。”

沈瑤點了點頭。

在她吃東西的時候,許蕙蘭悄悄地打量了幾眼她被寬大的衣衫遮掩了大半的傲人曲線,以及時隱時現的小細腰。

再往上,就是她精緻漂亮又白皙的臉蛋。

許蕙蘭看著看著,就越發憂心起來。

就她家瑤瑤這樣的姿色和身段,總覺得嫁給村裏的那些個野漢子,未免也太吃虧了。

他們一個個的,看上去都五大三粗的,瞧著就不是會疼人的模樣,要是真把瑤瑤嫁給誰,指不定這一身細皮嫩肉的要遭多少罪呢。

許蕙蘭想了又想,還是覺得之後要更仔細地琢磨著些人選。

如果有條件的話,可以先看看城裏的年輕人,實在不行再選村裏的糙漢子。

沈瑤沒多久就吃完了早飯,然後跟著許蕙蘭去田裏割水稻。

水稻細長的葉子一下又一下地劃過她的手背,那上麵很快就起了一條又一條紅色的印子,又癢又刺痛。

沈瑤知曉自己的身體太過於嬌氣,不過也沒有什麽辦法,隻能咬著牙堅持下去。

等終於結束上午的勞作後,她的手背上,已經滿滿都是密密麻麻的紅色印子了。

回家的路上,許蕙蘭看到後心疼得不得了,叮囑道:“晚上睡覺之前,記得擦一擦我之前給你的那個膏藥。”

沈瑤忍著抓手背止癢的衝動,點了點頭。

到家之後,許蕙蘭給她打了一盆清涼的井水,讓她坐在屋簷下的小木凳上浸一會兒手,她聽話地照做了。

沈澈和顧凜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沈瑤一個人乖巧地坐在小木凳上安安靜靜浸手的畫麵。

沈澈走到她身邊,在看到她手背上密密麻麻的紅痕後,心疼地說:“之後哥給你留意看看有沒有什麽更好的藥膏。”

沈瑤笑著說道:“謝謝哥。”

顧凜順著沈澈的視線,自然而然看到了沈瑤手背上交錯的紅痕。

這樣的紅印子,放在他們當兵的男人的身上,自然算不得什麽,小痛小癢罷了,不值一提。

隻是,現在看到那一雙白皙細嫩的手上,有這些痕跡,顧凜難免會覺得有些不一樣。

他本來想著就這樣路過,但是不知怎麽的,又突然停下了腳步,淡淡開口道:“可以用手套試試。”

聽到顧凜的聲音,沈瑤抬起頭朝他看了過去。

沈澈聽到後,若有所思地問道:“營長說的可是那種膠手套?”

在七十年代,橡膠手套還沒有特別普及,並不像後世的隨處可見。

顧凜嗯了一聲,就離開了。

在他走後,沈澈和沈瑤說:“之後哥會留意一下。”

沈瑤知道弄那個很麻煩,指不定又需要什麽少見的票據,便搖了搖頭,說:“沒關係的哥,我不需要那個,手上這些印子,等搶收過後,不碰稻子的話過幾天就能消掉了。”

沈澈:“我還是給你留意一下,能不遭的罪,咱就不遭。”

……

之後的幾天,沈瑤依然需要割水稻。

在第五天的時候,許蕙蘭終於找到機會,給她安排了別的活。

她的手這才慢慢變好了。

在第八天的時候,沈澈終於能抽空帶她上後山抓野雞去了。

———————————

改了前幾章的時間設定,從1976改成了1975。

還有一章待會寫完發~她曾經在府裏留下的痕跡,讓她風風光光地重新出現在大家麵前。況且,忠武大將軍特意讓齊赫過來這一趟,不也表明瞭這個意思嗎?該配合的,蕭衍自會全部配合。不過,他此時的心情依舊是很複雜的,他既捨不得放手讓沈瑤離開,但是又止不住為她能和家人團聚而感到高興。齊赫見蕭衍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頗有些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未來路漫漫啊,衍弟,接下來,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咯,想娶我表妹啊,恐怕需要過的關卡可不少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