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5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15

第15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15

�����ԡ��]һ�������򬎾ͳ���ˣ�Ȼ�ᱻ�տ�����ڷ��g�Y����ñ�g�Y��ԡ���Y�����߄ӡ�ֱ�����ӂ�Ҫ���Tȥ�όW�ĕr���տ�ŽK��˜ǣ�����˾�C���������Ѻ��ӂ�һ����ȥ�׃��@��܇�ϣ��ɿ���•�̚�؆��տ�����ְ֣����᲻Ҋ�����أ���߀�]���𴲆᣿���տһĘ�����ؽ�ጵ������������쮋�D����̫���ˣ��������c��...沈瑤從衛生間回來的時候,醉意已經清醒了一大半。

因為她用冷水衝了好幾遍臉,讓自己清醒起來,以免再不小心犯像剛剛那樣的錯誤。

等她再走到江瑾川的麵前時,他看上去就和平時沒有什麽兩樣,還是一副又淡然又冷冰冰的模樣,沈瑤不禁鬆了口氣,看來剛剛的事情應該是可以翻篇了。

“沈秘書。”江瑾川倚在牆上,漫不經心地看向她,深邃的眼眸裏暗藏的情緒讓人看不太透。

“江總。”沈瑤走到他麵前。

“你現在和我說一說,我不在包間的時候,裏邊都發生了什麽事?”江瑾川的語氣略微嚴肅,再配上他萬年不變的表情,沈瑤都有些緊張起來。

“江總,簡單來說就是,付誠總要和我喝酒,然後我覺得他誠意不夠,和他說要讓出十個點,我才願意喝的條件,然後付誠總同意了,之後我們就一起拚酒了,再之後,您就回來了。”沈瑤大致說了一下,沒說得太仔細。

江瑾川點了點頭,又繼續問:“那你們大概喝了多少?”

沈瑤掰著手指頭數了數,自己也記不太清了,隻記得倒了一杯又一杯的,她含含糊糊地告訴他:“大概、有幾瓶吧?”

江瑾川挑了挑眉,神色冰冷,“沈秘書,你是更想聽我誇你還是批評你?”

沈瑤:!!!

“江總,我談到了比我們預期中還要好的結果,這也算是立功了吧?您難道不應該誇我嗎?”

這他還用問嗎?

沈瑤絕對不能接受出力了還要被罵的結果!

江瑾川意味不明地輕笑了一聲,朝她勾了勾手,“你過來一下,靠近我一些。”

沈瑤不明所以,問他:“您想幹嘛?”

腳上她是一步都不動。

江瑾川覺得有點意思,便主動走向她。

直到將她逼退到牆角後,才附在她耳邊低聲說道:“下次你再敢用這樣和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拚酒的方式,來談報價,不管對方讓利幾個點,我都會把你的所有獎金都扣光。”

沈瑤:???

靠!江瑾川有毛病吧?

她生氣了!

憑什麽?

她直接毫不客氣地推開了江瑾川,冷聲道:“行啊,那您扣吧,全都扣光!或者您幹脆直接把我給開除了吧,就現在!”

哪裏還有立了功還要被批評的?

她辛辛苦苦地喝了那麽多,不就是為了談報價嗎?

江瑾川憑什麽批評她?

係統看了一會兒的戲,本來還有些樂悠悠的,覺得像是在看兩個人打情罵俏似的。

直到看到沈瑤生氣了,它才止了笑意,連忙出聲提醒她:“宿主,您現在沒錢,想要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還是得先保住這份工作才行啊!

更何況,如果您就這樣離開了,那可能這輩子都沒有接觸江瑾川的機會了,也很難再完成任務......”

任務任務任務……

去它的任務!

想到自己一個人孤苦無依地進入到這個小世界,不僅要麵對一個胳膊肘總是往外拐的破係統,還要麵對一個冷冰冰的、毫無人情味的上司及任務物件。

而且,還要給他生孩子,沈瑤心中的委屈感越來越大,她再也控製不住地流下了眼淚。

雖然為了活命和賺錢,但是止不住心裏發苦啊。

江瑾川突然看到她流眼淚,驀地心裏一緊,嘴唇動了動解釋道:“沈秘書,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嗚……嗚嗚......江瑾川……你混蛋......”沈瑤一邊大哭著抹眼淚一邊罵江瑾川。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正好開啟,聽到門外好像有動靜的幾個投資商紛紛探出頭來。

江瑾川不假思索地把沈瑤攬進了自己的懷裏,按到自己胸口,讓她背對著投資商們,以免她哭得梨花帶雨的模樣被他們看到。

那幾個投資商看到江瑾川和沈瑤的親密動作,全都被驚在原地,一個個都支支吾吾的嘴裏說不出一句話。

還是江瑾川先開了口,和他們解釋道:“沈秘書喝醉了,我先帶她回去,失陪了。”

他們這纔回過神來,紛紛表示理解地幹笑出聲,“沒事沒事,反正今天也差不多了,我們也準備撤了。”

他們其實是順勢給江瑾川台階下。

江瑾川也明白,便點了點頭,“下次我做東。”

“好好好。”

說完他們就很有眼色地進了包間裏,還不忘把江瑾川和沈瑤落下的東西給他們送了出來。

等到包間的門徹徹底底地合上,沈瑤的眼淚都還沒有停止。

江瑾川攬著她的手有些無措,他略微僵硬地開口:“沈秘書,對不起……”

沈瑤從他懷裏鑽出來,哭得濕漉漉紅彤彤的雙眼怒瞪了他一眼,然後伸出手推開他。

江瑾川鬼使神差地,下意識又將她攬了回來,抱在自己的懷裏,當反應過來後,他隻僵硬了一瞬,手上的動作卻更加收緊。

“沈秘書,你別哭了。”江瑾川有些無措,盡量放輕自己的語氣。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要怎麽做纔好。

好像不論他說什麽做什麽,沈瑤的眼淚還是像斷了線的珍珠似的,停不下來。

沈瑤被他固在懷裏根本掙不開,又委屈又生氣,“江瑾川,你放開我!”

江瑾川沒放,但是說話的語氣又更放輕了一些:“沈秘書,對不起,我有時候說話……”

沈瑤從他懷裏抬起頭,直接打斷道:“你太凶了!”

江瑾川嘴唇動了動,“對不起。”

沈瑤擦了擦眼淚,聲音哽咽沙啞:“我那麽辛苦地喝酒談報價,你憑什麽批評我?憑什麽扣我獎金?”

江瑾川解釋:“我沒有要扣你這一次的獎金的意思。”

“那你就是想扣我下一次獎金的意思了?”沈瑤的眼淚又流了下來,世界上怎麽會有江瑾川這種人?

哦,她差點忘了,他根本就不是人!

他們這一邊的情況很快引起了走廊上時不時走動的路人的注意,江瑾川讓她和自己下去到車裏細說,這裏人來人往的不方便說話。一趟,但是隻坐了一會兒就離開了。”傅霆琛又問:“她找沈瑤了嗎?”阿姨沉默。傅霆琛沉聲道:“說。”阿姨連忙道:“找、找了,夫人她,和沈小姐一起坐在客廳坐著說了一會兒話。”傅霆琛冷笑,直接陰沉著臉離開家。去老宅的路上,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冰冷又威懾十足的氣息。當務之急,是先聯係上沈瑤,和她解釋清楚一切,向她證明自己的真心。然而,他現在確確實實聯係不上她,也確定不了她的地理坐標。思來想去,他直接讓懂專門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