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3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13

第13章 禁慾總裁的尤物秘書13

江瑾川突然走了過來,“沈秘書,我有一個想法。”沈瑤抬眸望向他,“什麽想法?”江瑾川略微有些不自在地開了口,“要不,沈秘書你就租我的這套房子吧?反正空著也是空著,而且離公司還近、安全性也有保障。”像是怕沈瑤不答應似的,他又快速地補充道:“租金你隨意給一點就行,這我無所謂。”沈瑤有些驚訝,“江總,這樣會不會太麻煩您了?”江瑾川:“不麻煩。”沈瑤:“謝謝您的好意,我考慮考慮吧,之後給您答複。”江瑾川:“...不知怎麽的,這些投資商們一個個的像是突然來了興致一般,紛紛讓沈瑤猜一猜他們是誰。

最開始的幾個沈瑤還可以通過比較明顯的特征認出來,到了後麵,沈瑤就沒轍了。

不過好在她有係統,係統隻要查一查,這些人的資料就會顯示在虛擬螢幕上。

沈瑤就這樣輕鬆無比地把人都給認了一圈。

投資商們都樂了,這沈秘書,的確是有兩把刷子,就憑她提前做功課瞭解他們這一點,他們就覺得她不是個簡單人。

除此之外,投資商們還有種自己很受對方重視的感覺,心態一下就不一樣了,看沈瑤的眼神都和藹了一些。

不過付誠倒還是那一副模樣,雖然臉上時不時還是笑眯眯的,但整體的態度是不搭理也不熱絡。

“沈秘書,就光憑你能記人的這一點,我就想從瑾川手裏把你挖到我那,我這邊能給你的待遇保證比瑾川給你的還好,怎麽樣?你考不考慮?”元啟的陳總當著江瑾川的麵主動給沈瑤遞出橄欖枝。

沈瑤微微一笑,“陳總,您這就說笑了。”

元啟的陳總朗聲大笑,“沈秘書,你是不是顧忌你們江總在場,所以不好答應啊?”

沈瑤還沒說話,江瑾川就舉起杯子,遙遙地敬了元啟的陳總一杯,“陳朗,當著我的麵,挖我的人?”

陳朗大笑,“瑾川啊,你這就急了?我都還沒有加沈秘書的聯係方式詳談呢。”

江瑾川將敬陳朗的酒一飲而盡,意味不明地看向他,“陳朗,有我還在的一天,你就挖不走我的人。”

他的語氣,看似在開玩笑,但是細細品味,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空氣中沉默了幾瞬。

陳朗幹笑了幾聲,主動做出讓步,“沈秘書,既然你們江總都發話了,那我也不好再奪人所好,不過,等你以後想跳槽了,我這裏隨時歡迎。”

沈瑤微笑,“陳總,您太抬舉我了。”

陳朗擺了擺手,“不用太謙虛,沈秘書,我很看好你。”

沈瑤笑了笑,沒再接話。

*

大概一個小時後,江瑾川和沈瑤說:“我去個洗手間,待會我不在的時候,無論誰敬酒,尤其是付誠,你都直接推了就好,如果有任何問題,隨時打我電話,知道嗎?”

沈瑤點了點頭。

然後江瑾川就起身,和各位投資商說:“抱歉,我先失陪一下,各位,可別趁我不在的時候,就為難沈秘書。”

投資商們紛紛:“不會的不會的,這哪能為難沈秘書呢?”

江瑾川這才放心,然後和沈瑤示意有任何問題可以隨時打電話給他,才離開了包間。

隻是——

在他走後不久,沈瑤對麵的付誠就拿著一瓶白酒走了過來,笑眯眯地看向沈瑤,“沈秘書,咱們倆一起喝幾杯吧?”

沈瑤抬眸望向他手中的白酒,沒說話。

付誠依舊在笑,“沈秘書,你知道今晚為什麽沒有一個人主動提到報價嗎?”

沈瑤裝糊塗:“這我就不清楚了,付誠總。”

付誠一副十分有耐心的模樣,把手裏的白酒緩緩倒進了沈瑤麵前的杯子裏,直到滿為止。

沈瑤麵前的杯子是喝水喝飲料用的玻璃杯,挺大一個,和付誠手裏的小杯子可不一樣,付誠這樣一做,擺明瞭就是要沈瑤難做。

但是沈瑤並沒有很驚慌,一是她有酒精吸收器道具在手,可以做到千杯不倒,二是江瑾川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

付誠笑了笑:“沈秘書,你可能真的不是很瞭解我,我這個人呢,對酒有很深的執念,而且隻服能喝得比我還凶的人,至於這種場合下,在我麵前能保持滴酒不沾的人,我實話告訴你吧,沒有。”

沈瑤有些詫異,想起了何薇提到過的付誠從來不會找江瑾川拚酒的事。

照他這意思,難道,江瑾川不算人?

付誠繼續說下去:“你來之前,何秘書是不是告訴過你,我從來不會找江瑾川拚酒?”

沈瑤挑了挑眉,等待他的下文。

“她其實不知道的是,早在很久以前,我就和江瑾川就拚過酒了,那一次,我們兩個人都喝吐了,但是江瑾川喝下去的白酒確實要多於我,所以,我服他。”

沈瑤都還沒說什麽,係統就已經默默地掉下了虛擬的小淚珠:“嚶嚶嚶,我們神明大人也太不容易了,在人間還要被人類欺負,要喝酒喝到吐,實在是太委屈他了!”

沈瑤:……

“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找他拚過酒了,所以,沈秘書你知道我想表達什麽吧?”付誠說著還晃了晃自己手裏的酒。

“如果今晚你不配合我,那咱們這個報價啊,就一直不會開口談,就算是你們江總主動開口都沒用。”

付誠這話一說出口,在場的人都沉默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出聲反駁或者質疑他。

沈瑤輕笑:“付誠總,您給我倒了這麽大一杯白酒,倒是一個承諾的好處都沒提啊。”

聞言,付誠眼裏閃過一絲興味,說實話,沈瑤的機靈,實在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沈瑤懶得和他兜圈子,直接攤牌:“來吧,說一說這次的專案您打算讓出幾個點?我麵前這麽大的一杯白酒,得是您手裏那一杯的好多倍吧?我總不能就這樣白喝了吧?”

沈瑤的反客為主,讓付誠對她多了幾分刮目相看。

他合作過那麽多人,還是頭一次碰上這麽硬氣的秘書,付誠的興致都被挑了起來,他笑眯眯地朝沈瑤比了個數:六。

“你喝完這杯,我讓出六個點。”

沈瑤笑著搖了搖頭,“不行啊,付誠總,六個點可不太夠,您看看十個點怎麽樣?”

其實六個點就剛好符合沈瑤的心理預期,但是談判嘛,先往高了說,才更容易爭取到高出預期的結果。

在座的投資商裏,有人被驚得倒吸了一口氣,發出了不大不小的聲音。

“沈秘書,十個點?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付誠反問。

另一位投資商跟著說道:“沈秘書,談判可不是這麽個談法,你可能還得多學一學。”

付誠像是在看小孩子開玩笑一樣,說道:“沈秘書,雖然我有錢,但我也不是大冤種,一杯酒?多讓利四個點,世界上怎麽可能會有這種好事?”

另一位投資商笑道:“是啊,沈秘書,就算你們江總現在在這,那他也不能這麽來。”

沈瑤笑了笑,直接朝付誠比了個數,“十個點,付誠總,我陪您喝個夠。”:“看書?他反複看的那幾本兵書,不早都背得滾瓜爛熟了嗎?哪至於要看到深夜?”聞言,一旁的陳安額角流下了一滴冷汗。照齊將軍這種刨根問底的問法,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啊……畢竟,他家爺晚上都在幹些什麽,他確實是不清楚的。思索片刻後,他委婉答複齊赫道:“齊將軍,我家爺,最近好像都這樣,具體為何我也不是很清楚。”齊赫似乎也看出了陳安的為難,終於沒再繼續追問下去了。而走在一邊旁聽著他們對話的沈瑤,一直在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