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10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40

第110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40

開始,就喜歡她,想和她一起共度餘生。”沈奶奶一怔,被他的直白給驚到,輕咳一聲後才繼續問道:“那你方便和我說一下你的家庭情況嗎?”聞錚:“方便的。”聞錚:“我家目前就隻有我和我奶奶,我父母在我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聞錚:“我們家的經濟條件還不錯,瑤瑤嫁過去的話,不會有什麽經濟壓力。”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然後很認真地和沈奶奶說:“我和瑤瑤結婚之後,會把您也接過去和我們一起住,您願意嗎?”這件事,其實他...練武場的考驗在午飯之前就結束了。

齊赫躺在練武場的台子上,咧著嘴直喘氣,抬眼瞪向站著正在調整氣息的蕭衍,哼聲道:“你小子,真夠猛!”

能扛得住他爹和他的混合雙打,這小子,確實有幾分本事,看來身體也確實恢複得很好。

蕭衍抿著唇沒說話,他雖然扛了下來,但是身上也捱了不少,這會兒都還有些隱隱作痛,哪裏是看上去的這般毫發無損的模樣。

齊淮安打量了一下鎮定站著的蕭衍,又打量了一下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的傻兒子,暗歎了口氣。

他輕輕地搖了搖頭,從夫人備著的小箱子裏拿出幾條幹淨的巾子,朝蕭衍和傻兒子扔了過去,說:“擦擦汗。”

兩人都精準地接了下來。

蕭衍接下來後客氣地說了聲:“謝謝將軍。”然後就默默擦了擦臉上的汗水。

而躺在地上的齊赫則一邊胡亂擦著汗一邊哇哇大叫:“爹,我要喝水。”

齊淮安:……

齊淮安沒搭理齊赫,隻拍了拍蕭衍的背,說:“回去之後泡個藥浴,就能緩過來了,藥材走之前我給你拿。”

蕭衍一怔,點了點頭說:“多謝將軍。”

齊淮安擺了擺手,轉身離開,先一步回去沐浴換衣服了。

而躺在地上的齊赫,見始終沒人搭理他,才自覺沒趣地站了起來,勾著蕭衍的肩膀說:“走吧,妹夫,我帶你去我那沐浴換衣。”

蕭衍嘴角上揚,應聲道:“多謝大舅哥。”

齊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中午用膳的時候,齊老太爺趕著點回來了。

起初,他看到蕭衍在,並沒有覺得有什麽奇怪的。因為蕭衍也算是府裏的老熟人了,留下吃個飯再正常不過。

但是,當他察覺到蕭衍和沈瑤彼此之間的那股微妙氣氛時,才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因著齊老太爺回來得比較準點,所以齊淮安還沒來得及和他說蕭衍今天帶著媒人過來提親的事。

不過,在用完膳後,他很快就和齊老太爺說了事情全部的經過,還說了自己對蕭衍的考察,整體上來說,蕭衍確實是個很好的夫婿人選。

齊老太爺瞭解清楚情況後,又和齊淮安確認了一番瑤瑤是否滿意蕭衍。

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後,他心裏也有了底,於是沉聲道:“你讓蕭衍待會兒去一下我的書房,我來和他談談。”

齊淮安:“爹,我明白了。”

齊老太爺點了點頭後,就默默離開了。

......

之後,蕭衍在齊淮安的示意下,去了齊老太爺的書房。

一個半時辰後,他才笑容滿麵地走了出來。

這門親事,到這一步,總算是得到了所有長輩的認可。

夜晚。

蕭衍再一次,熟練地翻了牆,然後,再一次很碰巧地,被齊赫撞見。

蕭衍:……

說他是故意蹲他的,他都信。

果不其然,齊赫在他站穩後,幽幽地說道:“我就猜到你今天鐵定會來。”

蕭衍:……

齊赫笑眯眯地帶著他往沈瑤的院子那邊走,說:“老規矩,待會老實點,別動手動腳的,知道嗎?”

蕭衍:“我知道。”

齊赫滿意了,在走到沈瑤的院子外麵後,很自覺地隱藏起來,幫忙守著。

反正那小子也不敢胡來,他很放心。

屋裏。

沈瑤早已經睡下了。

最近天熱,她都是沐浴過後穿得清清涼涼地就上了床,舒舒服服地入睡。

所以,早已在睡夢中的她,完全沒有聽到蕭衍的敲窗聲。

蕭衍在敲了第三次後,又耐心地等待了一番,然而還是沒有等到沈瑤的身影。

就在他第四次敲窗戶的時候,那兩扇窗,突然嘎吱一聲就自己開啟了。

蕭衍:!!!

難道是他敲得太用力了?又或者是這窗戶本就沒有關好。

彷彿冥冥之中,連老天爺都在暗示他應該進去。

深藏不露的係統:嘿嘿嘿。

“瑤瑤……”他輕輕躍入閨房內,喚了一聲。

然而一片靜悄悄的,毫無回應。

難道……瑤瑤這時候已經睡下了?

蕭衍停下了腳步,既然她已經睡下了,那他就先回去吧,改日再來,別吵醒她了。

想到這,他直接轉過身準備悄悄離開。

然而,就在他剛轉過身的那一刹那,床的那邊突然傳來一聲嬌嬌媚媚的嚶嚀:“將軍……是您嗎?”

蕭衍渾身一僵,瞬間就停下了要離開的動作。

“瑤瑤,抱歉,是我吵醒你了。”他轉過身麵對著床那邊說道。

“沒關係,您過來說話吧。”沈瑤說完後就摸索著點燃油燈。

她夜裏一般不需要丫鬟守著,所以對於這些細小的事情,她做起來還是挺熟練的,油燈很快就發出了暖黃的亮光。

照亮了她的穿著清涼薄衫酥胸半露的身影,也照亮了蕭衍迅速紅起來的臉龐和耳朵。

沈瑤全當看不到他的窘態,柔聲問道:“將軍,都已經這麽晚了,您怎麽突然過來了?”

蕭衍依依不捨地挪開了眼,有些不自在地說道:“我、我太想見你一麵了。”

沈瑤笑了笑,朝他伸出手,嬌聲道:“您走過來靠近些,我想看一看您今天和舅舅他們過招,身上有沒有哪裏傷到的。”

蕭衍緊張得同手同腳地走了過去。

待他一走近,沈瑤就聞到了他身上一股頗為濃鬱的藥味。

“您受重傷了?”沈瑤驚訝地問道。

白天她看他們看上去都沒有什麽異樣的情況,以為最多就隻有一些小傷,應該不是很要緊。

隻是,聞著蕭衍身上這藥味,她又不確定起來,難道,蕭衍真的被他們混合雙打了?

而蕭衍自己明白,他是泡過藥浴後過來的,身上藥味濃些,再正常不過。

正當他想和沈瑤解釋時,不知怎麽地,他突然又不想了。

他隻抿了抿唇,走過去和沈瑤輕聲道:“瑤瑤……我……今天,身上有些疼。”

沈瑤凝著眉拉過他的手,讓他坐在一旁,說:“我看看。”

————————————

馬上就要大婚啦~的時間。當他們走到棕色馬的邊上時,蕭衍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出門太著急,根本沒來得及帶馬車,隻騎了馬。這下,就尷尬了。這個荒涼偏僻的地方,哪裏有馬車可以讓他們雇?沈瑤看出來蕭衍的尷尬,於是主動問道:“怎麽了,將軍?”蕭衍摸著棕馬,和沈瑤說:“來時沒帶馬車,現在要回去的話,隻能騎馬。”沈瑤聽明白他的意思了。這下好了,她還巴不得和他共乘一騎呢。不過麵上,她還是紅著臉做出不好意思但是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