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為生崽崽,美媚嬌她狠撩無嗣男主 > 第102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32

第102章 糙漢將軍府裏的嬌媚奶孃32

出來。“女士,您穿這一身實在是太好看了!我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能把我們這一個係列的衣服穿得這麽好看的人!”這種話,聽一聽就行了,沈瑤並沒有太當真。但是接下來何秘書說的話卻讓她很震驚。“沈秘書,你真的是我見過的身材最好、穿衣服最好看的人了。”何秘書沒說的是,沈瑤的身材簡直接近完美,讓她一個女性看著都覺得眼熱。“很好,就要她身上的這一套了。”何秘書十分幹脆地對一旁的服務人員說道。“對了沈秘書,還有一套呢,...沈瑤沐浴過後,方覺得身上舒服了很多。

穿好衣服後,她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行動還不是很方便的蕭衍。

想必,他在醒來之後,會比她還緩不過勁來吧……

嘿嘿嘿……

一刻鍾後。

沈瑤房間的門被人敲響。

“叩叩叩。”

“沈奶孃,我來給您送早膳。”

門外,是陳安說話的聲音。

沈瑤已經洗漱好並且穿戴整齊了,所以徑直走過去開了門。

“沈奶孃,給。”陳安站在門外,朝她遞過來一托盤的早膳。

沈瑤接過後說了聲謝,手上,是沉甸甸的分量。

“不用客氣,這是將軍特意叮囑我給您送過來的。”

沈瑤隨口一問:“將軍這麽早就已經起了嗎?”

陳安搖了搖頭,說:“將軍還未起,這是他昨天晚上提前交代我的。”

沈瑤悄悄勾唇一笑,然後說:“好,辛苦你跑這一趟了。”

陳安擺了擺手,說:“不辛苦的,那沈奶孃您先用膳,我回將軍那邊了。”

“好。”沈瑤應聲道。

很快,這裏就靜悄悄的隻有她一個人了。

沈瑤看著桌上擺開的小包子、雞絲麵、蜜棗香米粥、炸春捲、栗糕、玉露糕……,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蕭衍觀察得倒是仔細,看上去很是瞭解她最愛吃的東西都是什麽,也懂她喜歡吃很小份的食物,每樣都能嚐還不用浪費的習慣。

桌上的每一樣東西,分量都很小,都是用小碗或者小碟子裝的,但是把它們全都擺在一起後,就並不顯得少了。

沈瑤吃好後,陳安就又出現了,和她拿走收拾好的餐具。

在他離開的時候,沈瑤順勢問了一下:“將軍用過早膳了嗎?”

陳安搖了搖頭,說:“將軍還未起。”

然後就端著托盤走了。

不久後——

齊赫就到了。

他先去青林院和蕭衍打了個招呼,然後才來沈瑤這邊。

“瑤表妹,你的行囊都收拾好了嗎?我先帶到馬車上。”齊赫站在門口問道。

沈瑤把早已裝好的一個小包裹遞給他,說:“收拾好了,全都在這。”

齊赫接過沈瑤手裏的小包裹,詫異地問道:“這就是全部了嗎?”

沈瑤點了點頭,說:“嗯,這些就是我所有的東西了。”

這一刻,掂量著小包裹重量的齊赫突然覺得一陣心酸,想必這包裹裏,除了一些衣物之外,就幾乎沒有什麽別的東西了吧。

沈瑤,過得可能比他們想象中的都還要艱難得多。

“走吧,我們過去和蕭衍說一聲就離開。”

“好。”

齊赫這會兒的心裏頗有些不平靜,已經忍不住開始想著回去之後多給沈瑤塞點錢,讓她去多買買女子們都愛買的首飾和胭脂水粉等東西。

想著想著,他又看了一眼沈瑤現在身上穿的衣裳。

好似……還行?

看上去還挺新的。

看來,蕭衍是挺上心的,估計給沈瑤開的工錢並不少。

齊赫不知道的是,沈瑤現在身上穿的這身衣裳,還是當初她剛做奶孃的那段時間,蕭衍給錢給宋嬤嬤,讓她帶她去買的。

當時,宋嬤嬤和她說的是:【將軍說,奶孃得穿稍微柔軟舒適一些的衣裳,纔不容易刮蹭到小小姐嬰孩的麵板。】

當時的她,身上著的還隻是粗布麻衣,而不是現在的細布柔軟的衣裳。

那天宋嬤嬤帶著她買了好幾套衣裳,沈瑤還好奇地問她是入府的奶孃都有這樣的待遇嗎?

然而宋嬤嬤悄悄告訴她,說:【並不是的,沈奶孃,到目前為止隻有你一個是這樣,將軍是因為看出你的條件比較困難,所以才額外幫扶。所以回去之後,你也不要和其他的幾位奶孃提起這件事,明白嗎?】

沈瑤和齊赫很快就走到了青林院。

然而——

蕭衍的房間門卻是緊緊閉著的。

身為未來大舅哥的齊赫,毫不客氣地就上前用力地拍了拍門,大聲喊道:“阿衍,你還沒起的嗎?我馬上就要帶沈瑤回府了,你不拄著柺杖出來目送我們離開嗎?”

一旁沒來得及阻攔齊赫動作的陳安:……

屋裏感覺有被陰陽怪氣到的蕭衍:……

他根本不想回他的話。

門外,齊赫得不到任何回應,以為蕭衍確實還沒醒,於是挑著眉問陳安:“你家爺怎麽回事?昨晚上捉老鼠去了?我這樣喊他都不醒?”

陳安:……

蕭衍:……

齊赫不信邪,又拍了拍門,喊道:“阿衍,你真的不起嗎?”

回應他的,依舊是沉默。

這下齊赫才終於放棄了,和一旁的陳安說:“等你家爺醒了,你記得和他說一聲,我先帶沈瑤走了。”

陳安鬆了口氣,說:“好的,齊將軍,我一定會和我家爺說的。”

齊赫點了點頭,說:“你也記得順便告訴他,我們已經來這叫他了,但是他遲遲不醒,並不是不告而別。”

陳安一一應下:“好的,齊將軍,我明白了。”

齊赫:“嗯,那我們就先走了。”

陳安:“好,我送你們。”

“好。”

很快,青林院就徹底安靜了下來。

而蕭衍,在他們離開後,幽幽地歎了口氣,頗有些無奈地看向還在興奮著的……

自從醒來後,他就一直是這樣的狀態。

心裏的火、身上的火,遲遲不熄滅。

這樣的他,怎麽能開門?怎麽送他們離開?

別的不說,就光齊赫那廝火眼金睛、口無遮攔的,當場就能鬧個大尷尬。

真到了那時候,他也沒辦法向他們解釋為什麽……

更不可能……告訴他們他的那一場荒唐夢境……

因此,思來想去,他也隻能出此下策,裝作沒睡醒起不來的樣子,不親自去送他們離開。

……

陳安送齊赫和沈瑤出府的的路上,齊赫悄悄地湊近他神秘兮兮地問道:“哎,你和我說說,你家爺昨天晚上都幹了些啥?怎麽一大老爺們的,睡到日上三竿都起不來的?”

陳安:……

他怎麽會知道?

再說了,現在天也還早著呢,並沒有日上三竿。

他回道:“齊將軍,我也不清楚,興許爺是因為看書看到太晚了。”

——————————————

跪求大家五星好評和小禮物~

麽麽~?”江瑾川驚訝:“你都知道了?”沈瑤淡淡地嗯了一聲,“是付誠和我說的,他還說當時你們都喝吐了。”江瑾川點了點頭,“所以啊,沈秘書,正是因為我經曆過那樣的痛苦,所以纔不想讓你再經曆一遭,你能明白嗎?”沈瑤撇了撇嘴,“您現在說得倒是好聽了,那剛剛威脅我說要扣掉我獎金的時候,怎麽不見您說點好聽的?”江瑾川:......“沈秘書,剛才我情急之下確實過分了些,對不起,我和你道歉。”江瑾川還是第一次和別人道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