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太平小說 > 聯姻當天,我被首富老公寵上天 > 第4章

第4章

。”我一連試了三五套,每一套,我一穿出來,我媽都會誇讚,這大概是每個做母親的想法,對子女最深沉的愛意。我看著鏡子裡穿著白紗的女孩,眉眼也不經沾染幾絲愉悅。今天我心裡雖然還沒那麼想嫁,但當真正到了那一天,我和薄景燁站在婚禮的現場,彼此穿著西裝白紗的結為夫妻,還是會很動容。我會努力的把婚後的日子給過好,如果薄景燁願意的話。我這麼想著,一旁我媽媽大概也是窺探到了一些她的想法,她站到我身邊,伸手握住我的手...直到......車子停在了民政局的門口,而我和男人一同走進了民政局,坐在了結婚登記處。

“大哥,我們這是......做什麼?”

此時並非民政局的工作人員正常上下班時間,可這對於薄家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這一點,我也不疑惑驚訝,好歹也算是個小豪門裡出來的人,這點錢權的見識,我還是有的。

關鍵就是——

為什麼坐在結婚登記處的工作人員麵前的人,會是我和他!

剛剛他已經將兩本戶口本遞給了麵前的工作人員,我們已經在走結婚登記的流程了!

而我看著這一切,腦海裡麵隻覺得嗡嗡作響。

我意識到自己不能再這麼沉默下去了,就在麵前的工作人員將幾張資料表給遞過來,且身邊的男人已經拿起筆開始在上麵簽字的時候。

我深呼吸,伸手,一把扯了扯旁邊男人的西裝袖口。

“我們這是......要登記結婚嗎?”

我感覺我這話音落下的一瞬間,我的心口都顫了顫。

而一旁的薄北沉,他原本已經是要在資料表上簽下他的名字了,在聽到我的話的時候,朝著我偏過了頭,他訝異地挑了挑眉,好像我的問題是什麼奇怪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腦海裡有一個念頭越發的強烈起來。

而旁邊,男人垂眸,嗓音低沉,他說:“你......不願意?”

“不,不是的。”

聽到他的話,我連忙搖頭,我不是不願意!

不,等等,我也不是願意的!

情況分明不是這樣的不是嗎?

我要嫁的人不應該是薄景燁嗎?為什麼會變成薄景燁的大哥——薄北沉!

我真的沒辦法想通!

我看向薄北沉,這個時候,他的臉色好像完全的就冷了下來。

他放下了手中的簽字筆,長指搭上襯衣領口,扯了扯。

“如果是,你可以直說,我薄北沉從不做勉強彆人的事情。”

他開口說話,聲音特彆的冷,屋子裡麵開著暖氣,我都覺得滲得慌,尤其是,他說完這句話,就推開椅子,站了起來,他長腿往外邁開,是要轉身走人的模樣。

“不,不是的......大哥,我們登記吧。”

這一係列事情的發展叫我很是混亂,但分明我應該是拒絕的,畢竟所有的一切都和想象中不一樣,可不知怎麼地,看到男人要走,我竟然伸手扯住了他。

不過後來,我將這一切歸結為——是為了家裡。

我們家要破產了,聯姻勢在必行,不是薄家,也會是其他家族,那麼還是那句話,薄家是最優選擇。

至於人選——

從薄景燁到了薄北沉,這隻能怪我們家自己沒有問清楚。

因為從一開始薄家聯係我們家,說到要聯姻的時候,也沒有準確說出人選,說是讓我嫁給薄景燁。

是我們先入為主了,畢竟薄北沉是薄家的掌權人,我們如今之事態能高攀上薄家,已經是祖墳上冒青煙,那敢想還是薄北沉。

何況他的年紀又比我大上那麼多,我沒記錯的話,是整整八歲,而薄景燁和我的年紀剛好相仿——

所以,纔有了那麼些烏龍。

那現在,一切清晰,我也說不得不。

“大哥,我們......結婚吧!”

我拉住了他,沒有記錯的話,這是今天的第三次。

一次是在車上,我們家的彆墅在山上,開車下山的時候,要經過一個很急的彎道,這幾日,一直都在下雨,然後剛剛司機開車不小心打了滑,我就往他身上摔了摔,下意識的拉住他衣袖,保持我身子的平衡。

不過很短暫,我的手就是在他的衣袖上停留了很短的一下子。

一次是剛剛,他要簽字之時。

一次就是現在。

“大哥,我們結婚吧!”

這句話,我也說了兩次,從開始的試探到現在的堅定。

我是可以嫁的。

而薄北沉,我看到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那一雙深邃的瞳眸裡,暗色滿得幾乎都要溢位來。

我莫名覺得有些緊張,怕他還要走,但是......又覺得一點也不緊張,他應該會娶我!

最終,他重新落座了。

“大哥,我們簽字吧。”

而我,即便是那樣篤定,還是到了這會才微微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他真的要走,如果是那樣,我該怎麼辦——

好在......沒有。

但我也不敢放鬆,之後的所有流程,我的一隻小手一直都是緊緊地拽著薄北沉一隻衣服袖子的。

直到所有流程走完,兩本紅豔豔的結婚證到手。

......

“今晚,你是要回宋家,還是跟我回去。”

拿著紅本本從民政局出來,我還一陣恍惚的時候,男人低沉沉的嗓音再由冬夜的寒風送進我的耳朵裡。

我拿著紅本本的小手一顫,眼睫毛也跟著輕顫。

我很想回答,回我自己家,但不知為什麼,最終卻還是選擇了後者。

而當我回答完,抬起頭對上男人的眼眸,那樣幽暗的神情,我莫名是明白了什麼——

也果然是那樣的。

後來,在我跟著他回到薄家之後。

這裡的薄家並非是薄家老宅,而是薄北沉自己在外麵住的地方,北月灣,但是也很大,是獨棟的彆墅,裡麵司機,傭人一應俱全。

但我們住在同一個房間。

他先去洗得澡,他頭發微微濕著,穿著一件黑色的浴袍,身高腿長,露出胸膛一些蜜色的肌膚,上麵還有幾滴未擦乾的水珠,看起來,極其勾人。

之後再是我,家裡的傭人,也是早就為我準備好了新的,和他同色係的浴袍,而在我洗完澡後出來,我被男人放倒在了床上。

“大哥......”

——要走,如果是那樣,我該怎麼辦——好在......沒有。但我也不敢放鬆,之後的所有流程,我的一隻小手一直都是緊緊地拽著薄北沉一隻衣服袖子的。直到所有流程走完,兩本紅豔豔的結婚證到手。......“今晚,你是要回宋家,還是跟我回去。”拿著紅本本從民政局出來,我還一陣恍惚的時候,男人低沉沉的嗓音再由冬夜的寒風送進我的耳朵裡。我拿著紅本本的小手一顫,眼睫毛也跟著輕顫。我很想回答,回我自己家,但不知為什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